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他也撸_2013影音先锋av撸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clmg.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永堕黑暗 第七章 你是真君子

时间:2018-02-09 周文成了大英雄。
  独挑匪穴,击毙歹徒,勇救佳人,这种现实生活中几近罕见的传奇故事自然成了各类传媒的最爱,也在民间坊里广为流传,一时间,周文风头无两。
  奇怪的是周文并没有因此受益多多,除了上头不尴不尬地口头表示要升他的职外,到医院来看望他的弟兄都没几个,似在有意无意躲开他。
  至于媒体,在刚开始喧嚣一气后也迅速归于沉默,彷彿这么大一件事没有发生过,不免让渴望了解真相的普罗大众们不满,后来有传言说是青议长打了招呼,自然没有哪个家伙敢不知趣。
  大家想想也是,本来这事就是越描越黑的,青议长脸上无光,怎会不大动肝火。
  最难堪的莫过于警界高层了,手下一个停职警员破的案并不能掩饰他们指挥的无能,他们被误导彻查当地一个小帮会金龙堂,就算在有人提出过江龙作案的可能时还是固执地坚持原来的方向,面对各界一连串的质问只有一个个灰溜溜地躲起来,周文的壮举无异于往他们虚胖的脸上掴了狠狠一巴掌,又气又恨,可还得强装笑脸,箇中滋味真是一言难尽。
  种种奇妙心理的作用下,倒有许多人希望尽早恢复平静,最好是忘掉整件事情。
  于是,真的平静了,至少表面上如此。
  这期间只发生了几件不太引人注目的小事,一是在政界,有几位要员悄然辞职,其中尤以史议员的引退让人议论纷纷,其二是各大帮派不约而同地收束手下,纷争和罪案减少了许多,让整日焦头烂额的警方不免大大鬆了口气。
  没有人由此预测到不久之后的大惊变。
  周文一直呆在医院里养伤,还是在各方面条件俱佳的单间,对普通警员而言算是格外优待了。
  虽然伤势并不重,但一住就是两个多月未免也太长了一点,他一再请示出院复职,可上头含含糊糊的没有明确指示,袁大头更是讲得乾脆,安心养伤,百事不问。
  周文的心情渐渐从破案时的亢奋低落下来,好在有薇尽心尽力地照顾他,只要下班就赶到医院,很晚了才走,不过也许是错觉吧,周文总感到她像有什么心事没有表露出来,强颜欢笑背后有那么一丝忧郁,问她也不说,轻轻避了过去,反弄得两人无趣。
  这天晚上,薇回去了,赵心阳来坐了会,相较于周的陞迁,陆则失意许多,尤其是借枪一事遭到袁元痛斥,还给了个停职处分,同事们也耻笑他将个立功机会白白送给别人,很不开心。
  周文没料到事情会弄这样,深感负疚,一时间也无从排解,就这么闷闷地坐了回,赵便告辞而去。
  周文躺在床上,突然想起薇,自己的事一直都瞒着她,说不定她也是如赵一样对他有误会,思前想后,写了封长信,将整个事件的经过连同对她的思念全部写了下来,从医院旁边的邮筒里塞了进去,祈祷\\\明天就能让薇看到。
  注定这是一个多事之夜。
  零点过后,喧嚣的城市逐渐宁静下来,周文还是杂念纷呈,怎么也静心不下,不知怎的眼前一忽儿就浮出青岚白皙的裸体,在他面前走啊走,那么性感,那么迷人,怎么也挥之不去,令他越发燥热难安。
  「呸,周文,你真是个卑鄙小人。」
  周文骂自己。
  门外还真有人接话,「我说你是真君子。」
  是个甜润的女声,当他想起这女声的主人是谁时,惊出一身冷汗。
  来的果然是青岚,款款走了进来,一身休闲打扮,低胸吊带装,七分热裤,穿在她身上既俏皮又感性,头髮剪短了,脸上回复了光洁,眼睛依然明亮,嘴边挂着微笑,整个人散发出风情万种的迷人气质,只有在那深邃得无人看透的眸子深处,掩藏着无法排逝的忧伤。
  「怎么,不欢迎美女的降临吗?」
  「不敢不敢,请进吧。我这里乱。」
  周文慌忙起身,他好像在做梦,怎么也无法将眼前打扮入时的阳光女子与那天冷酷在扣动板机的赤裸女人联繫起来。
  屋里并不乱,只是小。
  青岚看也不看摆在床边的椅子一眼,大大方方地落坐到床沿,臀部绷出一条优美的曲线,清淡而不散的体香不绝于缕地送入周文的鼻中,与薇的幽香大相逕庭,特别舒服,周文这穷小子自是不知,青岚用的自是昂贵得让薇不敢问津的的巴黎高档香水。
  「青,呃,青小姐……」
  「叫我的名字,青岚。」
  周文无奈地笑笑,这么晚了,她一个孤身女子来这里干嘛?
  向他感谢救命之恩吗?
  青岚敏锐的目光洞察了他的肺腑,直接了当地说,「我不是报恩的。」
  周文汗颜,随口答道,「我知道。」
  青岚眼波流转,戏谑地说,「你知道?」
  周文大汗,「不,我不知道。」
  青岚嫣然一笑,有如春花绽放,「难道你同你女友说话就是这么没头脑吗?」
  忽而,眼神又黯淡下来,幽幽说,「我真羡慕你的女友,聪明,漂亮,还有个这么好的男人在她身边,听说她是出了名的美人,你看我有她漂亮吗?」
  说话间,她越挪越近,近到了危险距离之内,呼吸间吹出的如兰气息都拂到了周文脸上,周文避无可避,尴尬得要命,又不由得心猿意马,那个冶艳的裸体女人又一次浮现眼前,心跳快得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能听见,正常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的生理反应让他脸红。
  看到周文的窘困相,青岚再次一笑,立起身来,反锁房门,关大灯,开檯灯,光圈打到她的窈窕身线上。
  周文呆呆地,「你要作什么?」
  「我要你好好坐着,好好看。」
  青岚轻抬皓腕,投手间优雅非常,也不知怎么弄的,转眼间单薄的上衣就飘落在地,没戴胸罩,浑圆挺拔的乳房颤危危地跳现于前,嫣红的乳头像两粒小小的红樱桃点缀在白洁的山丘上,素手接着划过纤巧的腰肢和深深的脐窝,解开了紧身长裤第一颗纽扣…
  「不要,你……」
  周文强嚥下唾液,伸手要阻住青岚的疯狂,青岚后退一步,纽扣应声弹开,转瞬间长裤也脱离开美好的身体,同样没着内裤,女人最羞涩最隐密的花园就这样直率地奉献在周文眼前。
  青岚不愧是艳压C城的大美女,作为女人性徵的部位更是突出和丰满,与无可挑剔的长腿雪肌共同勾描出一具令男人疯狂的绝妙胴体。
  周文虽然曾见过青岚的裸体,但那时儘是血污和伤痕,慌乱之下哪得今日之真切感性,魔性的引诱力越来越强,呼吸也越发困难,思维陷入停顿,眼前只有白晃晃一片。
  桔黄色的光线下,青岚曼妙的胴体明暗起伏,柔软的腰肢左右扭动,花瓣若隐若现,像一具迷情的雌兽,彻底发散出女性肉体的光泽和无尽的诱惑力,这时的她才是真正传闻中的尤物,无论哪个男人看到都会发狂,迷乱,陈先生费劲心机也无福目睹艳光四射的青岚,得到的只是一具抽掉了灵魂任其摆布的躯壳而已。
  然而他得不到的,却让一个小警察轻易得到了。
  周文本性纯良,即便身在情慾之网中勉力挣扎,忍不住动情,却没意乱,眸子里闪动的还是清亮的光彩,这一点让青岚很是感到温暖。
  「漂亮吗?」
  甜润富有磁性的声音宛如天外飞来,周文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想要吗?」
  周文迟疑着,这是一个令他痛苦的抉择,理智与感性在内心激战,最终,缓缓而坚定地摇摇头。
  青岚张开双臂,抱住周文,丰满肉感的胸脯紧紧挤压着他的脸颊,「这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好事,你为什么不要?只要你说一声,我马上给你,真的。」
  周文艰难地说,「青小姐,我不是圣人,我真的也想……可是我不能。」
  一颗凉凉的液体掉到他颈子上,「你看不起我。你以为我是个人尽可夫的浪妇。」
  「不,我发誓,我从心底尊重你。如果我们做了,我会恨自己,对不起薇,也……对不起你。」
  周文慌乱地说,模样实在可怜,只敢把手使劲撑在床沿上,生怕一接触青岚的肉体就会无可挽回地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真的,从小到大,我都不会骗人,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你相信我。」
  青岚放开他,看着他的眼睛,凄然一笑,「不用证明了,我相信。我没看错,你的确是个真君子。」
  她温柔地捧住他的头,在他脸颊上印上香香一吻…
  周文胡乱喝了口茶,和衣躺下,发现全身已汗湿,拒绝投怀送抱的美女竟比面对敌人的枪口更艰难,如果可以,他绝不愿意再来一次。
  忽然又想起,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为何对梅子没有如此惊慌失措呢?
  只因为看她年纪小吗?
  就这么胡思乱想,在迷糊中沉沉睡去。
  他没有听到暗夜恶魔羽翼张开的扑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