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他也撸_2013影音先锋av撸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clmg.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催眠凌辱清纯女友

时间:2017-11-14 (一)
人生最大的郁闷是什么?对于我来说,最大的郁闷就是明明你有一个如花似玉、身材好到爆的女朋友,却只能看,不能吃!
诗慧是我的女友,今年十九岁,身材高挑,容貌绝佳,尤其是那双完美的长腿,更是迷人。今年刚刚大二,念的是师範高等大学,未来更是学校的工匠,培养人民花朵的女神级教师。
可以说,能交到诗慧这样的女朋友,对我来说绝对是老天爷的恩赐,可郁闷就郁闷在诗慧太清纯、太保守了。明明都成年了,明明跟我交往爱得死去活来,可除了亲亲、摸摸之外,却死活都不肯跟我上床。这样漂亮,还是处女,确实是我的幸运,可如果只能到结婚才能够上床的话,那却也是一种悲哀。
不管是哄,还是用强硬的手段,我始终都没有得逞,如果太过份了,诗慧就跟我生气,说我不爱她。我可以理解她从小就在一个古板的教师家庭长大,但想上床跟不爱她完全是两码事。但诗慧如此,我也没办法,只能自己郁闷。如果憋得难受,就自己上网找一些电影来打手枪发洩。
这天,我在成人网站浏览,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出的片子,结果却弹出了一个广告,我本想顺手关了,却被广告的词给吸引住了。
「你想让你的女人乖巧听话,能随便玩弄吗?你想让你的女人在床上风骚无比,主动讨好你吗?只要一张催眠音乐,你就可以办到!」「催眠音乐?真的假的啊,不会骗人的吧?」我嘀咕了一句,却点进去仔细的看了起来。上面的介绍很详细,说这催眠音乐的效果很好,在听的时候就会进入到催眠状态,那个时候只要发出「口令」,就可以催眠成功。只要进入催眠状态,发出「口令」的人就会成为被催眠者唯一的主人,任何的命令都会无条件服从。
看到这上面的介绍我想到了诗慧,如果真的这么神奇,那我岂不是可以跟诗慧做爱了?看了看价格,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贵,试一试也无妨。想到这里,我就在上面订购了一张,网上付了款,留了地址。
本以为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到,但结果让我意外的是,当天晚上就有人将催眠光盘送过来了。不过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看到送货员,也没有签收,听到门声开门出去,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只是放着一个包裹,里面打开就是催眠音乐。
我上网打开那个网址,想要问问怎么回事,结果却提示网址不存在,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如果不是手上的光盘,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看着手上的光盘,我犹豫不定,最终还是打算试试看。给诗慧打了个电话,邀请她来家里。诗慧也没多问,偶尔家里没人的时候,诗慧也会过来陪我,不过就真的只是陪我而已,想做点什么都不可能。
没过多久,诗慧来了。直长的披肩发,普通的T恤,牛仔裤,一副清纯的打扮,但却丝毫无法遮掩她的好身材跟娇美的容貌。
「安安,你不是又在看那种片子吧?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很噁心哎~~」诗慧来到我身边,看了一眼电脑。不过电脑上却什么都没开启,让诗慧有些惊讶:
「不会是在我来之前关掉了吧?」「哪有啦,我是买了一张据说还不错的音乐光盘,想让你听听看。」我解释的说道,然后随手将催眠光盘放进电脑,「我去给你洗点水果,你先听听看。」我朝着诗慧说道,然后起身出了房间。
诗慧也不疑有它,随后点开播放听了起来。这音乐有点类似轻音乐的感觉,也没什么别的声音,一开始诗慧还没怎么样,但是没过多久表情就渐渐地变得有些呆滞,如同发呆一样坐在那。
我担心自己也被催眠,所以捂着耳朵躲了好远,过了好一会,听见声音消失了,这才试探的朝着房间走去,推开门,诗慧呆坐在电脑旁,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真的成功了?那上面说,第一次说出的「口令」就会进入催眠状态,而这个「口令」也类似于通关密码,以后再说的话,就可以让对方直接进入催眠状态,我得想一个好点的口令才行!』因为诗慧将来毕业要当教师,我又经常看那种教师题材的AV片,想了想,对着诗慧说道:「变态女教师!」如果催眠没有成功,我也可以解释清楚,不担心诗慧发现什么。
谁知道诗慧在听见这句话之后动了一下,扭头看着我,这让我有些心慌,刚要解释,却发现诗慧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太呆滞了。
「你……你是谁?」我试探的问道。
「李诗慧。」「你男朋友是谁?」「杨安。」一问一答,让我彻底的兴奋了起来。诗慧在回答我的问题时没有丝毫不妥,完全是我问什么,她就答什么,这么说,催眠成功了。
想到这里,我兴奋的追问道:「你爱你的男朋友吗?」「爱!」这个回答让我很高兴,毕竟虽然相处的时候爱得死活去的,但毕竟催眠状态下说的才是最真实的回答嘛!想了想,我觉得应该问点关键的问题。
「诗慧,你是处女吗?」「不是!」诗慧的答案让我彻底懵了,不是?诗慧不是处女,这怎么可能?她不是一直跟我说是处女吗?她怎么会骗我?被欺骗的感觉让我无比愤怒,我暴跳的问道:
「是谁?是谁跟你上过床?」「张奇。」诗慧完全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愤怒,依旧语气平淡的回答道。
『张奇?好像是诗慧的初恋,听说他们交往过一个月就分手了。妈的,才交往一个月就让人操了,现在还跟我装清纯,说是处女,还不肯让我上。』我越想越觉得愤怒,越想越觉得窝火。如果诗慧没有隐瞒的话也就算了,毕竟我也没想过会运气这么好找到一个处女。但明明做过,却还骗我说是处女,死活不肯跟我做爱,这让我无比愤怒。
看着诗慧,我咬牙说道:「从现在起,杨安就是你的主人,只要杨安对你说『变态女教师』,你就会进入催眠状态,成为杨安的性奴,他的任何要求你都必须做到,但他说『催眠结束』,你就恢复正常,同时忘掉催眠的时候所做的任何事情。」「是!主人!」诗慧应声说道。
「诗慧呀诗慧,我还把你当成清纯的女生,把你当成女神,谁知道你竟然骗我,你不是一直不肯让我上你吗,今天我就要上你!」我愤怒的骂了一句,上去粗暴地将诗慧的衣服给脱了下来。
虽然之前我也有见过诗慧的身体,但每次都是费了好大劲才哄着她把衣服脱掉,可却还留着内裤,也只是让我摸摸胸部。然而这一次被催眠成为性奴之后,诗慧对于我扒光她衣服的举动根本没有抵抗,没过多久,整个人就赤裸的躺在了床上。
下面光秃秃的没有阴毛,竟然是传说中的白虎!我有些意外,更多的却是兴奋跟愤怒,脱下自己的裤子,也没理会她是不是还没有湿润,直接就插了进去。
插入的时候有些困难,很紧,因为没有湿,抽插起来很吃力,连我的肉棒都有些痛。可是看这诗慧露出的痛苦表情,一想到这个地方曾经被别的男人操过,却始终不肯让我插入,我就有些愤怒的丧失理智,压在诗慧的身上,也不管肉棒是不是摩擦得痛,直接横冲直撞的干了起来。
诗慧被我操得很痛苦,表情很纠结,也有些眼泪汪汪,但她却没有拒绝或者阻止,咬着嘴唇忍受。那种紧紧的压迫感,以及不太对劲的情绪,让我没坚持多久,猛干了能有三五分钟的时间就忍不住想射,快速的抽插过后,我把出肉棒将精液射在了诗慧的小腹上。
看着白色的液体沾在诗慧的身上,我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刚刚那一炮其实我并不舒服,现在肉棒还隐隐有些痛。随手拿来纸巾递给诗慧,我坐在一旁说道:
「自己擦乾净。」「是!主人!」诗慧皱着眉头,拿着纸巾将精液擦乾净。
得偿所愿的操了诗慧,我的心情没有想像中的美好,看着诗慧赤裸乖巧的坐在一旁,我不禁有些怜惜,自己刚刚太粗暴了。
现在怎么办?我并不是处女控,一定要找处女,但是被欺骗,以及想到有张奇曾经操过诗慧,那种难受的感觉就挥之不去。
「你爱我吗?」我问道。
诗慧:「爱!」「爱我为什么不肯跟我上床,还欺骗我?」我忍不住又不高兴了。
「我怕,我怕我说了你会不要我,我怕你认为我是那种坏女人。」诗慧的回答让我忽然一下子心软了,忍不住走过去抱住了诗慧。
我知道,我是爱她的,只不过,刚才的事情也确实让我有些生气!可这股气却在诗慧的回答下,渐渐消失了。
诗慧安静的躺在我怀里,抱着、抚摸着那她光滑的身体,我渐渐地又有了慾望,开始在她的后背上抚摸了起来。这个抚摸让诗慧忍不住扭动身体,似乎也有了反应,她的反应就如同打火机一样,将我的慾火彻底点燃,我将诗慧推到在床上,抱着她亲吻了起来。
诗慧很快就开始回应我,身体也渐渐地扭动颤抖。我的手顺着诗慧那光滑的身体往下抚摸,摸到了她的下体,有些湿润,分开她的阴唇,我开始在阴蒂上揉搓起来。这种快感让诗慧忍不住颤慄,更是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感觉到她的小穴越来越湿,我的肉棒也硬了起来。
我慢慢地躺在诗慧的双腿之间,肉棒在她的小穴上蠕动了起来。这种摩擦让诗慧的感觉愈发强烈,我能感觉得到摩擦的地方越来越湿润,有几次都在洞口滑走,她已经是完全进入状态了。
那种相拥,那种摩擦的快感也让我有些忍不住,终于扶着肉棒慢慢地插入进去。很紧,刚插进去就感觉到龟头彻底被包围了一样,那种感觉差点没让我射了出来。不过这一次就没有那么难以插入及摩擦起来很痛的感觉了,可能是因为她已经湿润了的缘故吧!
压在诗慧身上,抚摸着她的脸,看着她那渐渐发情的表情,我的屁股开始慢慢地蠕动起来,让肉棒适应小穴的感觉。诗慧的表情渐渐迷离,身体也在扭动,有些渴望,有些难以忍受,而我也开始猛力地抽插起来,「啪啪啪」的撞击声以及诗慧那低沉的呻吟声一起响了起来。
诗慧瞇着眼睛,咬着嘴唇,似乎不好意思呻吟,但那呻吟却控制不住的发出来,恰恰是这种表情,这种感觉,却最是诱人。
因为我这次比较心平气和,所以坚持的时间也特别长,大约干了能有半个小时,我终于感觉到要发射了,而诗慧这个时候似乎也变得激动起来,彷彿是要高潮了。
我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下体快速的抽插,不知道怎么了,我竟然在这个时候问道:「是我操你爽,还是张奇操你爽?」「是……是你,是你~~」以诗慧的性格肯定不会说,但被催眠状态下,对于我的问题有问必答,一面喘息呻吟,一面轻声回应我。我顿时有一种得意感,就算被张奇抢先了又怎么样,能让她舒服的还是我。
在这种情绪之下,我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就在精液要喷射出来的一剎那,我连忙将肉棒拔出来,滚烫的精液射在了诗慧的小腹以及阴唇上,缓缓地流淌下来。
我喘息的从诗慧身上爬起来,拿出纸巾帮她擦拭精液,看着那被我操开的阴唇以及粉嫩红润的小穴,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帮诗慧整理乾净完,我也累得够呛。休息了一会,我让诗慧把衣服穿上整理好,把床上收拾乾净,纸也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到门口,对着诗慧说道:「等会我会说口令,到时候你会从催眠状态中清醒过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你也将全部忘掉,如果你感觉到下体会痛,也是在你来之前就痛了。明白吗?」诗慧点点头:「明白!」「催眠结束!」我的话音刚落下,诗慧彷彿就清醒了过来,有些迷茫的说道:「咦?我怎么在发呆,音乐什么时候停的?」诗慧转头看着我,说道:「安安,你不是说要给我洗水果吗?水果呢?」「我才发现家里没水果了。那个……诗慧,你还记得刚刚的事情吗?」我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刚刚什么事情?你不是让我听音乐吗?不过这音乐好奇怪啊,听起来挺舒服的,竟然让我发了这么半天的呆。不过,就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特别累,全身都没有力气似的。」诗慧有些奇怪的说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确信刚才诗慧确实是被催眠了,看来这催眠光盘也是真的了。
「你要是累了的话,就在我这睡一会吧!」我坐在诗慧的旁边说道。
诗慧嘻嘻一笑,说道:「又来了,你是不是又想打什么坏主意?安安,如果你真的爱我,就等我好吗?等到我毕业,我们结婚了,我肯定给你!」「嗯!」我点点头。
「真的?你怎么答应得这么痛快啊,以前你不都是不情愿的吗?这次表现得这么好!」诗慧有些诧异。
我心里却在想:『以往不情愿是因为没得到,刚刚我都做了两次了,现在就算你想,我也没力气了啊!反正你不愿意也无所谓,我想要,让你进入催眠状态就行了。』「你爱我吗?」我问道。
诗慧楞了一下,嗔道:「怎么突然问这个啊?讨厌啊,我当然爱你啊!要不然,我怎么会跟你在一起啊?」「那就行了,只要你爱我就够了。好了,如果你真的累了就休息一会,我上会网,你放心,我保证不会骗你的!」我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坐在电脑旁玩了起来。
诗慧有些诧异我的表现,跟以往截然不同,但她却感觉很甜蜜,霸佔了我的床,在上面舒服的躺了起来,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睡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醒,我送诗慧下了楼,打车送她离开,这才回到家里。虽然已经有些晚了,但我却始终没有睡意,躺在床上想着催眠诗慧后做爱的兴奋场面。回想着刚刚的刺激,甚至还想到了张奇,猜测张奇是怎么跟诗慧做爱的,诗慧当时的表现又是怎样。总之,又兴奋,又有些嫉妒,迷迷糊糊的过了好久才睡着。
(二)有些事情做过一次,就会想做第二次。上次催眠操了诗慧,这个慾望就好像长了草一样在我心里滋生,不过诗慧的学业很忙,再加上她又是一个特别上进的人,平时也只能打打电话,没什么时间见面,好不容易等到週末才有机会见面。
到了诗慧的学校,我在门口等她出来。过了一会,我见到诗慧跟一个男生一路有说有笑的走过来,见到我,男生有些意外,随后跟诗慧说了什么,两人就分开了。诗慧快步走到我的身边,挽着我的胳膊亲密的说道:「不好意思,等得不耐烦了吧?」「没有,我也是刚到而已。」我看了一眼那个男生离去的方向,笑着对诗慧道:「难得的週末,你打算怎么陪我?」「逛街、看电影怎么样?不过,我不能太晚回家哦!」诗慧嬉笑的说道。
想跟诗慧一起过夜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不过忍了一个礼拜,只是逛街看电影,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左右看了看没什么人注意这边,我试探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变态女教师!」诗慧的表情顿时一变,进入了催眠状态。
「我是谁?」「主人!」诗慧回应道。
声音不大不小,但在学校门口她叫我主人,这种感觉还挺刺激的,我得意的「嘿嘿」一笑,说道:「跟我走。」难得见面,我当然不想错过。附近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快捷酒店,我挽着诗慧的腰走了过去,一路上诗慧都特别乖巧。
「开个房间。」进了酒店,我朝着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看了一眼,道:「不好意思,我们这的标间都满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还有一间电脑房,不过价钱要比标间贵一点。」「行!」交了钱拿了钥匙,我带着诗慧进了房间。
这算得上是我跟诗慧第一次在外面开房,房间很乾净。关上门,我有些迫不及待的亲吻着诗慧,诗慧很快迎合我,舌头互相纠缠着。我一面亲吻,一面开始脱诗慧的衣服,没过多久,诗慧就已经全身赤裸。
看着诗慧那完美的身材,嚐到滋味的我忍耐不住,抱着她低着头亲吻着那粉嫩的乳头,手在她的屁股上、腿上来回地抚摸。诗慧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开始颤抖、喘息,更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
我忽然有了个想法,鬆开了诗慧:「你自慰给我看看!」诗慧喘息的点点头,站在我面前自己动手揉捏着奶子抚摸了起来。我看得眼睛都直了,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我绝对不会看见诗慧这个样子。
「你以前自慰过吗?」我有些好奇,清纯的诗慧私底下会不会自慰呢?
诗慧一面喘息着抚摸,一面摇头:「没……没有,只……只有不正经的女人才会这么做。」她的性格还真是保守,真是老旧啊!自慰而已,怎么能说是不正经呢?如果不是催眠她的话,她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种感觉真是很刺激,有一种得意跟满足感。除了我,谁能让清纯的诗慧做出这么骚的举动?
「别光摸奶子,摸摸下面的小穴,摸阴蒂。」诗慧没什么经验,只是在揉搓奶子,我提醒了一句,诗慧按照我说的将手伸到了下体,摩擦着阴蒂。
这种刺激可能是诗慧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顿时兴奋的哼了一声,双腿更是有些站不稳了。我没有喊停,她就一直在抚摸,颤抖连连,兴奋无比的样子看得我直呼过瘾。
一面看着诗慧自慰,一面我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不知不觉的诗慧已经站不住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劈开腿对着我抚摸,她的手指快速的在阴蒂上抚摸,小腹不断地颤抖,呻吟声更是此起彼伏。在我的注释下,诗慧似乎已经达到了高潮,连连喘息颤抖,她的样子让我看得整个肉棒都硬了。
「你现在希望我操你吗?」我坏笑的问道。
诗慧点点头,迷离的说道:「希……希望!」「那以后要记住,只要你想要被插入的时候就要主动说出来!」诗慧的性格太保守了,在催眠状态她固然会做我提出的任何事情,但却不会太主动,也得一步步的教导才行。
「来,爬过来,用舌头舔我的肉棒。」这个事情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不过我曾经以为,即便是我跟诗慧上床了,性格保守的她也不会同意帮我口交的。
诗慧从地上爬到了我的腿边,修长的美腿跪在地上,伸出舌头开始舔着我的肉棒,看着粉红色的舌头在肉棒上舔来舔去,别提多刺激了。
「用舌头舔整根肉棒,舔的时候要记得抬起头看着我,还有,绕着龟头转圈舔……对,就是这样!」诗慧就如同一张白纸,随着我的吩咐去做,不过学得很快,没过多久我就已经感觉到特别舒服,尤其是她伸出舌头舔龟头的时候还抬着头,用那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我看,虽然并没有透露出什么妩媚的眼神,但依旧很诱人。
「张开嘴,把肉棒含进去。记住,不要用牙齿去咬,然后再套弄。」我继续吩咐道。
诗慧张开小嘴将龟头含了进去,裹着牙齿,开始套弄肉棒。诗慧的嘴不是很大,肉棒一放进去就塞得满满的,看起来就好像整个小嘴都要被撑开了似的,让我忍不住抚摸着她的长髮,主动用力地抽插。
弄了一会,我感觉到有些忍不住了,虽然技术还有待提高,但这种精神上的刺激跟征服感却让我有些受不了。我将诗慧拉起来让她躺在床上,自己扶着双腿劈开,光秃秃的下体以及粉嫩的小穴顿时露了出来。将肉棒一点点的插入到小穴中,那种紧迫感还是很强烈,等到肉棒都插进去之后,我趴在她的身上亲着她的小嘴跟奶头,过了好一会,感觉到诗慧的身体鬆弛下来,这才开始抽插起来。
看着诗慧在我的抽插下渐渐变得亢奋,表情变得迷离,诱人的呻吟声从喉咙里发出来,我开始越插越深、越插越快,诗慧已经兴奋得忍不住抱住我的肩膀,看起来完全沉浸在兴奋当中。
在这种身体跟精神双重刺激跟满足的情况下,我也没什么心思换姿势,更何况还憋了这么久,就用男上女下的姿势操了二十多分钟,便一射如注了。当然,我也不敢射在诗慧的身体里,在射的时候拔了出来,射在了诗慧的胸口。
白色浓浓的液体射在诗慧的乳房上,诗慧迷离着眼睛微微的喘息,这个画面真是相当淫蕩。我躺在一旁看了好一会,这吩咐诗慧去擦乾净。
射了一炮,算是稍稍的发洩了一些,躺在床上休息。看着诗慧赤裸的从卫生间出来,我朝她招招手,让她躺在旁边。抱着诗慧,轻轻抚摸她的身体,享受这种激情过后的轻鬆……男人嘛,射完之后都会有一个冷淡的时间,躺了一会我就觉得有些无聊,正好房间带电脑,我就打算上上网打发时间,等歇一会,然后再继续。走到电脑旁打开电脑,要说这宾馆的电脑还真是比较一般,里面什么游戏也没有,无聊的浏览了会网页,我就上了QQ,不过没什么人说话,我忽然想上诗慧的QQ看看,毕竟这属于她的隐私,她从来都不让我看。
「登录你的QQ。」我朝着诗慧说道。
诗慧点点头,走过来输入密码,登录上去。我急忙看了起来,诗慧的QQ好友并不多,除了常规的好友栏之外,还有一个是老师以及同学两个分类,而且上面都修改了备注。看了一眼,其中有男有女,女生居多。
「刚才我去接你的时候,跟你一起的那个男生是谁?你QQ里有吗?」我突然想起来,问道。
诗慧点点头:「他叫冯韬,是大四的学长。」我找了一下,在同学的分类中找到了他。看了看资料,没什么特别的,可惜没有聊天记录,不知道他们聊过什么。
「他对你怎么样,是不是喜欢你?」我问道。
诗慧想了一下,说道:「对我很好,很照顾。我……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不过,我的同学都这么说。」「那就是了。那么你呢,你对他什么感觉?」男生对女生好?肯定是有目的的。再说,诗慧这么漂亮,有男生喜欢,有男生追,倒也很正常。虽然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我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更何况我还隐约觉得有些得意!毕竟在别人眼中的女神、校花,却是我的女朋友。
「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他人很好。」诗慧的回答更是让我满意跟得意。
「宝贝,来,蹲下再像刚才那样帮我口交吧!」我说了一句,诗慧蹲在了我的腿边,我劈开腿,让诗慧蹲在中间帮我含肉棒。
清纯的女友在我上网的时候给我口交,想想都觉得刺激,而且更有一种隐性炫耀的感觉,虽然没人知道清纯的诗慧会做这样的事情,可我心里还是很得意。
一面舒服的享受,一面随意地看着诗慧的QQ,打开空间瞧了几眼,没什么特别的,估计她的QQ上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秘密,毕竟诗慧是那种很纯的女生,不可能在QQ上跟人勾三搭四。
就在我準备下线的时候,忽然看见邮件箱有提示:有新的邮件!我好奇地随手打开,发现她的邮件箱里一个邮件都没有,只有一个新消息。打开一看,我倒是楞了一下。
「诗慧,我是张奇。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难道你还在生气,还不肯原谅我吗?我们分开都快两年了,可分开之后我一直都在想你。给我一个机会,原谅我好吗?」张奇,竟然是张奇发来的。
我一下就愣住了,张奇是谁?诗慧的前男友,同时也是第一个佔有了诗慧的男人!分开了两年,那也就是说,在诗慧高中毕业,刚上大学那会他们分手的,也就是,他佔据诗慧第一次的时候,诗慧才十七岁?
本来这个事在我心里就是个疙瘩,现在更是有些气愤。我一直没问过诗慧为什么跟张奇分手,现在张奇又在祈求诗慧原谅,难道是因为上床的事情?
我扭头对着给我口交的诗慧问道:「你跟张奇为什么分手,是因为他跟你上床的原因吗?」诗慧顿时停了下来,迟疑了好半天,才说道:「是,因为他不爱我。」「不爱你?为什么这么说?你跟张奇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还真有些好奇。
诗慧似乎回忆了一下,才说道:「张奇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高中同学,一直关係就很好,高三那年我们终于确定关係在一起了。不过他不爱学习,经常瞎乱,我劝过几次,经常吵架,所以我就想跟他分手了,可我没想到就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他竟然……竟然会对我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强奸了我!我很生气,他一直道歉,哄我,还说什么好好努力,我原谅了他,可是他经常提出要做爱的要求,让我觉得他不爱我,只是想要做那种事情,所以,我们分手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繫过……」「这混蛋竟然强奸你!妈的,我就说以你的性格,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跟人上床,难怪之后我们相处,你一直不同意让我跟你做爱,原来是有了阴影,我一提那事,你就会认为我不爱你!」我听到之后很气愤,不过也能够理解为什么诗慧之前一直不肯同意了。
「你跟他做过几次?」虽然心里很郁闷,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想知道得更多。
「两次,一次是他强奸我,一次是之后。」诗慧说道。
两次嘛,倒不是很多,看样子是他经常提出这个要求,所以才让诗慧觉得反感。不过,以诗慧的性格,在强奸之后还能同意跟他做一次,这个张奇也算有本事。不过他倒是爽了,坑了我,搞得诗慧对这个事有了阴影,如果不是我恰好催眠了她,恐怕别想跟她上床了。
「你爱他吗?」我忍不住问道。
诗慧想了想,点点头。
这个回答让我挺心酸,我又问道:「那我呢?你爱我,还是爱他?」「爱你!」诗慧回答道。
我有些理解,毕竟张奇给诗慧的印象太过深刻,先是爱,其次又是第一次,不管这个印象是好是坏,总是让人无法忘记的。
「你能忘记张奇,忘记被强奸的阴影吗?」我试探的问道。毕竟催眠这么神奇,说不定可以。如果真的行,没有了这个阴影,那应该她也不会抗拒跟我做爱了吧?
「不能……」诗慧的回答让我很失望,难道是这个印象太深刻,连催眠都无法忘记吗?我还真有些吃醋,而且我很想问问她,能不能忘记我。但我又害怕,她真的忘记了。
「如果没有我,你会跟张奇和好吗?会原谅他吗?」我又问道。
诗慧摇摇头:「不知道。」「不知道吗?回答得这么不坚决,看样子,如果没有我的话,在张奇的纠缠下,你可能真的会跟他和好,以你的性格,第一个拥有你的男人肯定很重要。」我有些沮丧,随手关了她的QQ,也没心思再问下去了,甚至都没心情再继续做爱。
看着已经软下来的肉棒,我有些心情烦躁,看着诗慧还跪在地上,忍不住哼道:「去,把你的衣服穿上吧!」诗慧起身走过将身上的衣服穿好,虽然我明知道不应该生气,可见到她还是不免难受,索性给她下达命令,让她忘记刚才的事情,让她认为我们见面之后,我临时有事走了,她自己回家的记忆假像,然后让她到了家之后给我打电话。
诗慧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打来了电话,我只对电话里说了一声「催眠结束」,然后就挂了电话。恢复正常的诗慧倒也没觉得什么,反而有些生气,明明约好了过週末,我却爽约了。
自己在宾馆里生闷气,可能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吧,没过多久就冷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再把诗慧叫出来,显然是比较困难,我忍不住在电脑上浏览成人网页打发时间。
看了一会,我找到了一个成人的聊天群,我忽然很想问问,如果一个女人被强奸留下阴影,怎么才能走出来。鬼使神差的,我加了群,没过多久就通过了,群里面人还挺多的,我将心里的想法发了出去,但是没有人回覆。看来都是「死人」上线,并不说话,屏幕群的那种。
正当我有些失望的时候,一个私人聊天框弹了出来。我一看名字:田伯光。
不禁有些想笑,这是武侠小说里的人物,一个淫贼嘛!再一看,竟然是群主!
「你好,我是群主,刚刚看到你的帖了,你说的这种情况我有一个办法!」「什么办法?」我连忙发消息去问。
「很简单,既然是被强奸留下了阴影,那就跟强奸他的人继续做爱,时间一长,被那个人操得多了,所谓的强奸阴影自然而然也就淡了。虽然同样是做爱,但换了别人就不行,因为这个阴影是强奸她的那个人留下的,只有跟他做,做到可以接受跟他上床做爱,那样,强奸的阴影自然就不复存在了。」群主说的这个方法让我傻眼了,没想到会是这样,难道要让诗慧跟张奇继续做爱?那也太便宜张奇了吧?更何况,诗慧可是我的女朋友啊!不行,这个方法绝对不行!
「如果印象不是很深刻,随着时间就会忘记,但你说的这种情况,显然是印象特别深刻,忘不掉,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阴影。如果不能从阴影里走出来,这件事会伴随她一辈子,最后她可能会跟其他人做爱,但会让她对做爱产生一种抗拒,如果是那样的话,还有什么乐趣?」群主又说道:「我想,你说的这个女人应该是你的女朋友吧?你女朋友肯定很漂亮,否则的话也不会被强奸,所以,你才不肯同意吧?但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对方也上过了,上一次,跟上一百次有什么区别?只要你确定她是女朋友不就行了。到时候,她从阴影中解脱出来,你也可以享受你们的性爱,也会让她从此解脱,也是为她好嘛!」群主的话让我有些迟疑,虽然他挑明了说我女友被强奸,这让我觉得有些尴尬,但对他的话也有几分同意,上一次,跟上一百次有区别吗?反正就算张奇以后再也不碰诗慧,诗慧的第一次也是他的,这根本改变不了。如果不让诗慧这么做,诗慧恐怕也很难让我跟她上床,也无法享受到被催眠状态之外情况下跟诗慧的性爱,这个阴影,更是会留一辈子。
为了她,为了自己的性福,难道真的要这么做?我已经无法像刚才那样坚定了,心里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