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他也撸_2013影音先锋av撸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clmg.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要命的暑假

时间:2017-11-14 我坐在楼下公寓的长椅上,正惬意的抽着一支香烟,望着远方的夕阳发呆。
突然裤兜里传来一阵震动,我喜欢将手机调成震动,因为我不太喜欢铃声的喧闹。我接起电话,」儿子,都几点了,还不回来吃饭?」。电话的那头传来母亲的声音。」晚上不是要等老爹回来再开饭吗?」我疑惑的问道。」你爸单位上的司机听说有点事要耽搁两个小时,咱们还是先吃吧!「母亲的话音中透出一股幽怨与解脱。
我挂掉电话,拍了拍屁股,朝家走去。
回到家中,母亲穿着那件去年夏天买的黑色短袖,下身穿着白色的短裤。我一直喜欢看着母亲穿着深色的衣服,因为总给我一种端庄肃穆的感觉。
母亲嗔怪的拍了一下我的头,」到哪儿野去了,是不是我不叫你回来吃饭你就不準备回家了?」」没去哪儿,就在楼下坐了一会儿!还有啊,妈,以后别拍我的头了,我可是男人了,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能随便碰的知道吗?」我有点没好气的说道。」哎哟,我儿子都是男人了,来让妈看看「母亲有戏谑的口气打趣着我,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
我坏笑着挺了挺下身,」我是男人了难道妈还不了解吗?」
母亲顿时脸就红了,呸了我一声。」整天没个正经话,快去洗手吃饭了。「我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做了个鬼脸,跑进卫生间洗手去了,一顿晚饭吃得平平淡淡,母亲从小家教就好,也一直都要求我们」食不言寝不语「,所以我们一家吃饭的时候基本都不会说话,吃完饭我打开电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换着频道,母亲收拾着桌子,听着厨房传来的沖水声音,估摸着母亲也快收拾乾净了,我又喵了喵厨房。隐约看见母亲正在擦手,我迅速的将短裤脱下来,扔到一边,然后扒掉内裤,露出那个从摇头晃脑而迅速变成直挺挺的小兄弟,接着我躺倒沙发上假装闭目养神。耳朵却一直关注着厨房那边的声音。
果然,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死小鬼,外面天都还没黑,而且今晚你爸还要回来,你胆子怎么这么大?」我睁开眼睛,看见母亲晕红着脸站在我面前。」
妈,抓紧时间啊,爸还有三个小时就到家了,等他回来了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我还要憋很多天呢!「说完我就直起身来,按着母亲的头往我的下身凑。母亲的头部传来一股挣扎的力量,但是并不强烈,我不由分说的加大了力气。剎那时我感觉我的下身进入了一个温暖而潮湿的地方,那销魂的感觉让我瞇起了双眼,背部朝着沙发缓慢的躺了下去。母亲的双手放在我的胯部两侧,舌头舔弄着龟头的一圈,隔几秒钟又用舌头包裹着龟头往上一拉,并不时的上下晃动着脑袋。
我此刻已经舒服得完全不想动弹了,睁开眼睛,看着母亲那风韵犹存面带红晕的脸庞,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撩了撩母亲的头髮,母亲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脸色更加润红了,并以加大小嘴中的力量来缓解她此时羞涩的心情。
享受着母亲温柔的吮吸,感觉电视中嘈杂的声音影响了我的快感,我还是抬起手那起遥控将电视关掉,这个时候整个客厅迴响着清晰可闻的」啧啧啧「声音,我右手抚摸着母亲的头髮,左手却有点不受控制了,于是我再次直起身来,左手顺着母亲的肩膀往下探,居然没戴罩罩,我不禁大喜,先是整个五爪龙包裹住母亲的乳房,狠狠的抓了两把,直到下身感觉不到那种致命的吮吸感觉之后才在母亲的白眼之中减小了力量,改为食指与拇指捏住乳头轻轻的拨弄。下身又传来那久违的快感,虽然说只停顿了几秒,但是我感觉却已经像过了几年那么久。
我玩弄着母亲的乳尖,母亲也响应着我的逗弄,我加速母亲也加速,我加劲母亲也加劲。感觉母亲就像一个可以操控轻重快慢的口交机器。这种操控的感觉让我有一种掌控世界的错觉,我更加兴奋了,下身也暴涨了几公分,那种欲倾泻而出的感觉让我快要爆炸,我不仅加快了揉捏乳尖的速度,彷彿是为了回应我,母亲的吮吸力量也一直在加大,吞吐的速度也在增强,我发出嘶嘶的声音以宣洩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感觉。
我在母亲的小嘴里一洩如注,母亲却有点措手不及,以往我快射精的时候我都会提醒一下她,虽然自从第一次口交之后我每次都会射进她嘴里,但是必要的提醒却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每次我都射得很多很猛,而今天我直接射在了她的小嘴里,就直接导致有些乳白色偏黄的液体不可抑制的从她嘴角里溢出。在射了有7、8秒之后,母亲将小嘴从我下体边移开,于是我又迎接到了两记卫生眼。母亲嘴里衔着东西,不方便说话,她用手指了指我旁边的小桌子上,我知道她是想用纸巾,但是我假装没看见,在母亲的秀目注释下,我表现出了脸皮厚的优良美德,只顾把玩着母亲的酥胸,母亲在我的坚持下不得不咽掉了口中的精液。
啪的一声,母亲打掉了我在她胸上作怪的左手,」死小鬼,你没看见我让你拿纸巾了吗?」母亲也直起身来怒目对我。」妈,我没看见啊,我不是还在专心回味您的小嘴吗,真是太舒服了!「我腆着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这死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哼,再有下次你看我还给你弄不?」母亲祭出了她最大的杀手镧。
我顿时就慌了,」别啊,妈,您可不带这样的啊,我错了,内裤都错掉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其实知错就改也是中华名族的光荣传统不是!
看见我这么快就服软了,母亲也噗嗤一声笑了,」好了,暂且不和你计较,不过你内裤本来就掉了。「我低着头一看,这不是,本来刚才内裤还挂在脚踝上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被母亲给扯下来了。看见我正低头看内裤呢,母亲擦了擦嘴角準备去洗手间洗漱下,不过刚好被我眼角的余光所看见,不对,不该说的余光,其实我的大部分心思还是在母亲这里,母亲刚想走,我就抬手又摸到了母亲的头上。」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次哪儿能够啊,再来一次吧。
「我哀求着母亲。母亲闻言又恨了我两眼,露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不过这种表情对我来说杀伤力太大了,刚刚有点疲软的下身又蠢蠢欲动抬起了头。和母亲发生关系已经快一年了,一般都是两次,前几次基本都是射在母亲的阴道里,自从发现母亲的小嘴这种功能之后,每一回的两次都要一次嘴里一次阴道里才能平息我那澎湃的浴火。
继续享受着母亲娴熟的技巧,这次我把右手也伸了进去,两手一边一只把玩着母亲的丰胸,母亲的胸部虽然不算很大,但由于母亲平时喜爱运动,所以儘管我已经18岁了,母亲的胸部却并不显得下垂,母亲在我的抚摸下也有点感觉了,时不时会停下自己急促的前后摆动,轻轻的呻吟一两声,然后接着吮吸,看着母亲有点难受我却无可奈何,要是在平时,我早就抱着母亲往我的房间走去了,可是今晚爸就要回来了,爸也出差两三个月了,估计也憋很久了,今晚上回来肯定是要泻火的。我虽然不高兴母亲今晚要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但是首先她是这个男人的妻子,在这之后她才是我的母亲。
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我也不敢去和这个名义上的老公抢这个头筹,万一要是晚上他们做爱的时候发现了母亲的阴道里还有我的东西,虽然不一定知道是我的,但是无论是哪个男人的,我相信父亲都是无法忍受的。
由于之前射过一次,所以这次虽然是在我最锺爱的小嘴里享受,我还是很久都没射出来,以致到后来,母亲在含着我的龟头的同时,还伸手在我的睪丸上轻轻的揉弄,有时候更是会突出龟头在我的睪丸四周舔弄一下,各种舔弄和吮吸了二十分钟后,当母亲再一次用舌头包住我的马眼然后往后一吸的时候,我再次不可抑制的爆发了。」叮咚「,伴随着门铃声的是我们慌忙的起身,收拾,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和厕所沖水的声音,母亲打开门,脸上带着一股红潮,我拿起茶杯漱了漱口,刚刚太急,为了怕父亲回到家之后闻到那股浓烈的精液味,我拿起香烟使劲的抽了两口,把烟吐在屋里,然后把烟头扔进下水道,拿着本杂誌使劲的挥舞了几下,让烟气扩散一下,父亲的烟瘾很大,估计下了飞机之后就狠狠的抽了几根,这么淡的味道他应该也闻不出来,不过我在拿出烟的时候还被母亲数落了几句,估计要不是父亲就在门外,我还得背她拽着耳朵继续唠叨个一两个小时。」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我都在外面站了快五分钟了?」父亲在门关换着鞋说。
母亲一边帮父亲拿着鞋一边回答,」我正刷到最后几个碗了,就乾脆将碗刷完再出来的,你的宝贝儿子还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呢!「从侧面看着母亲弯腰的姿势,母亲的胸部由于弯腰显得更加的硕大,整个曲线给人一种流畅的感觉,屁股微微地翘起,这让我想起了昨晚她这样趴在我的床上让我从后面进攻的画面,这又一次刺激到了我的小兄弟。
我定了定神,」爸,不是司机有事要耽搁么,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早知道我们就等您一起吃饭了!「我平时在父母面前表现的还是非常孝顺的,所以父母平时也以这个为荣,经常父亲在同事勉强表扬我,不过我想他要是知道了我把母亲给上了还会不会给出这样的评价,可能会生劈了我吧!」单位上的司机有事耽搁了,不过我刚好碰见你王叔叔,他陪老婆女儿在S市旅游,顺便我就坐他的车回来了。「父亲慈爱的给我解释道,」对了,儿子,我听王婧说你们的录取通知书就快下来了,你要最好準备啊。
「王婧就是王叔叔的女儿,和我中学、高中都是一个班的,不过我被那个小妮子欺负了整整六年,大学应该不会在一个学校了吧,终于逃脱苦海了。不过一想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要离开母亲了,我就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父亲也没吃东西,直接去洗澡了,然后我在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母亲聊着,看着母亲那秀丽的面容,我不仅再一次的失了神。」瞎看什么,感觉回去睡觉了,你爸就在家里,别过火。「母亲压低声音训斥我。」哦「我老老实实的站起来,无精打采的往房间走去,在我快进房间的时候,我看见洗完澡的父亲走了出来,轻轻的搂了搂母亲,往他们的房间走去,我捏了捏拳头,看来这一肚子火只有明天等父亲上班去了才能发洩出来了!
一大早上父亲连饭都没吃就直接去上班了,由于昨晚感觉怀里空空蕩蕩的,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晚上,早上八点就顶着个红眼圈起来了。(放假的时候可是起得很晚的,前两个月我都是搂着母亲每天睡到10点多才起床的)当我起床的时候正看见母亲在客厅收着垃圾,昨天母亲和张阿姨约着今天出去逛街,噢,忘了说一声,张阿姨就是王叔叔的老婆。今天的母亲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套着宝蓝色的短裙,黑色的丝袜使得她那笔直的双腿显得更加的修长。我穿着短裤从房间里走出来,由于晨勃所造成的隆起那一块特别的扎眼,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伸手在母亲微翘的屁股上啪的一掌拍了下去。「啪」的一声,清脆的回声响彻在客厅里,看着母亲屁股上的肉蕩起一圈波浪,顿时我的眼睛都直了。「谁?” 母亲被吓了一跳,直起身来,猛的转过来面对着我。」除了我还有谁呢,妈。「我轻轻的吹了个口哨。
母亲娇嗔的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你个小色鬼,你爸才刚出门呢,你也不注意点,万一你爸要是落东西在家里了,回来拿东西不正好被遇见?」「哪儿有那么巧,对了,妈,你和张阿姨约好十点钟才出门,这么早起来干嘛呢,昨晚都没休息好呢,不多睡会儿?」我带着酸酸的表情看着母亲。
红着脸的母亲推了我一下,「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快去洗漱一下,咱们下去吃早饭吧!」,我顺着母亲的力道往洗手间走去,「哎,妈,要不我们还是别下去吃饭了,我下面给您吃?」
「哈哈,你会下麵条?我在在家的时候可是连厨房都没见你进过!」
「哎,这您可小看我了,去年您去小姨家玩了两个月,我可是受够了老爸那惨不忍睹的厨艺,于是自学成才,煮麵条和蒸鸡蛋羹那可是连老爸都讚不绝口啊,而且下面给您吃又更简单了,脱掉短裤不就行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挤着牙膏。
母亲却是又气又羞,过来掐着我的嘴唇不让我胡说八道,「你要是不在五分锺内洗漱好,我就自己下去了,废话真多啊!」
最终母亲还是没下楼吃早饭,因为我确实想在母亲面前露一手。” 王婧,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的?」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筷子在锅里转圈。」哎哟,大少爷,我怎么也得给您打电话啊,我听周叔叔说你报考的我们市的师範大学?哇哈哈哈,真巧啊,我也报考的那个学校,你说咱们怎么那么有缘啊「电话那边传来银铃般的声音,不过在笑的时候故意压低拉长了声音,让我毛骨悚然,有点李大总管面对慈禧老太后的感觉。
「呵呵,真是……巧啊。」我乾笑了两声,随即闭嘴不语。因为下面的吞吐突然加速,让我不得不安心享受。也是我停顿了10来秒没有下文了,那边急了。「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呢,是被惊呆了?本小姐和这么有缘,你居然没有感谢苍天,感谢大地和感谢你的女神--我?」
我还真要感谢你全家。我在心里念叨着。「我正在下面给我妈吃呢,没空理你。要是没事我可挂电话了。嘶……」
下体突然被坚硬的牙齿咬了一下,让我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我马上还以颜色,下身使劲的朝里面抽插了几下。
「我没听错吧,周大少爷还会下麵条?我还以为你连鸡蛋壳都不会剥呢?」「你少废话,没事我挂了,改天再聊!」
我不顾那边的「你胆儿可真肥、敢挂我电话、下次见面你死定了」的一系列威胁恐吓,迅速将电话挂掉。关掉还在燃烧的天然气,然后抱起还在身下为我口交的母亲,朝卧室疾步走去。
「麵条还在锅里呢,不赶快捞起来吃掉就粘了。」母亲在床上还不忘叮嘱我,「可是,妈,现在我只想吃您!」
我不顾母亲微弱的反对,迅速脱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用嘴堵住了母亲那想说些什么却只是蠕动了两下的小嘴,母亲虽然和我发生了很多次的性关係,但是从来不主动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所以我不得不将舌头放进母亲的嘴里,然后和她的舌头展开了一番纠缠。不过我突然想起母亲的舌头刚刚才在我的下身上游走过,顿时脸绿了一下,只有安慰一下自己,幸好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才洗了个澡。双手伸向母亲的胸前去一颗颗的解开纽扣,脱掉母亲的上衣之后,我熟练的从母亲背后解开乳罩,两个乳房就颤颤巍巍的在我面前抖动,我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抓住了一个,然后脑袋埋着母亲胸前,叼起了另一个乳尖开始吮吸。
这时候母亲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喘息,母亲在床上还是很保守的,和我发生性关係的时候,母亲从来不说话,也不叫床,顶多舒服的时候轻轻的哼一两声。这一度让我很沮丧,因为看过很多的AV电影,里面的女主角才刚刚被插进去就叫的一个惨烈,难道是我鸡鸡太小?我的鸡鸡虽然不是很长,只有15cm,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是跨过温饱直逼小康的水平了。或者是时间太短?距离第一次和母亲上床已经有一年多了,我从刚刚开始的一分钟必射小郎君转变为不干20分锺不舒服斯基,时间也不算短啊。我百思不得其解啊。
不过坚硬如铁的下身阻止了我继续追根究底的念头,我将母亲翻转过来,让她爬在床上,翘起屁股,从后面掀起她的裙子,将粉色的内裤扒拉下来,我没有脱母亲的丝袜,也没有将内裤彻底脱下来,只是让内裤挂在母亲的左脚脚踝上,因为这样让我感觉到更刺激。
我从后面看见母亲的淡紫色阴道上面已经水波涟涟了,轻轻的剥开两面的阴唇,里面蠕动的粉红色软肉让我鼻头一热,母亲不满的扭动了一下屁股,母亲很少让我直视她的性器,因为她说那样会让她很难堪。同样母亲也喜欢我趴在她的背上进行性交,这一点和我想通,母亲是避免看到我发情的样子让她尴尬,而我是喜欢那种征服坐骑的满足感。
暴涨的阳具此时已经饥渴难耐,我双手扶着母亲那包裹着丝袜的肥美屁股,将肉棒一点一点的送到母亲那布满粘液的性器前,然后我深吸一口气,迅猛而有力的插入了!
「嗯……」母亲微微的喘息声让我更加疯狂,下身像加了马达一样的挺动起来,而双手将她肥美的屁股捏成各种形状,不过有丝袜的阻挡,不能彻底的感受母亲那滑嫩的软肉,但是同时却有迥然不同的粗糙刺激感,果然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啊!母亲在我的冲刺以及揉捏下强忍着,再也没有发出刚才那样的喘气声,不过她刚开始只是偶尔往回轻轻的翘一下屁股,发展到后来和我行成默契,当我往里插的时候,母亲也将屁股往后翘,当我抽出来的时候母亲又把屁股往前挺。我能从这些行动之中清楚的感觉到,母亲也舒服了!
母亲的舒服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我继续大力的抽插了10分钟左右,感觉有点点累了,没办法,以前缺少运动啊,真是悔不当初啊,早知道我就应该从小天天练习俯卧撑了。于是我拍了拍母亲的屁股「妈,您躺下,我想骑在您屁股上。」
母亲的阴道偏低,所以她平趴在床上的时候我能很轻易的骑在她的屁股上并将肉棒插入进去并进行抽送,而且肥美的屁股肉是我最好的垫子。
我骑在母亲的屁股上,像一个优秀的骑手正在征服一匹世界上最好的坐骑,不过母亲应该是那种性格柔弱的坐骑,因为我在她的屁股上感觉不到她的摇晃与激昂。
如果上刚刚开始的抽插像疾风暴雨一样,那么现在的抽送就像三月的细雨一样,温和而绵长。我抽送着,后面乾脆直接也趴到母亲的背上,整个人和母亲紧贴着,只剩胯部偶尔才会离开母亲的屁股,微微拱起,又迅速下压,我轻轻的咬着母亲的肩膀,时而轻吻着母亲的脖子。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的动作越来越大,房间里的「啪啪啪」声也越来越响。终于在一阵剧烈的冲刺下,我将肉棒死死的顶在了母亲最里面的嫩肉上,然后享受着那几秒钟的极致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