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他也撸_2013影音先锋av撸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clmg.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九十一章 饿狼行动

时间:2017-11-14 本来将準备进行的这个行动命名为「色狼行动」的,后来觉得有些过了,毕竟这个名字过于直白,而且参与行动的绝大部分都不是什么色狼,而是被我挟持着助纣为虐的貌美如花的大小美人儿,最终我将这个行动取名为「饿狼行动」。
  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虽然自己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但后来事情的发展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高科技手段先进诚然先进,但有时还不如最原始的手段直截了当,总之还是毛主席总结得好,决定战争的因素,最终还是取决于人。当然,这已是后话了。
  华英她们一到晴川,我的行动就按计划正式展开。GL八和长安之星两辆汽车的牌照全部换上假的,这工作异常简单,我亲自操刀一把改锥两下搞定,这样就具备了基本的交通手段。我特别强调在本次行动彻底结束以前,这两辆车都尽量绕行所有高速公路,主要是为避开收费站的监控头。
  然后我们分为六个小组,其中四个为行动组,包括我、叶锋和玉凤单独成组共三组,华英瑛侠一组。两辆车分别由玉凤和华英驾驶,随时候命。
  另外还有两个后勤组,月琴和君红这两名骚艳妃子组成的空姐组主要是为我提供二十四小时贴身陪侍,召之即来随叫随到,如同随军艳妓般给予我情感抚慰冰火按摩直至淫媾洩慾为我消火减压。还有就是春花仙娇这对娇甜小妾组成的护士组,可提供贴身医疗服侍等各项无微不至的服务,当然,她们也是空姐组的一种替补,在我需要的时候也负责为我提供花样百出的颇为新鲜的性服侍。
  以上各组灵活搭配,也可根据形势变化临时组合。
  最后让瑛侠小试牛刀,到街上摸了两个钱包,里面的身份证被提出来,弄去办了六张移动电话卡并直接购入六部价廉实用的三星直板手机。我自己一部,然后将剩下的五部分别交给叶锋、玉凤、月琴和华英、春花,要求手机只能在我们的内部网络上使用,不得拨打其他电话。
  而老手机除了我的和叶锋的暂时保留并只能于关键时刻开机以外,其余的全部取卡拔电封存起来,这样崭新的内部通讯网络就配齐了。
  我们的行动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扫清外围,目标是张嫣和吕薇,这两个晴川佳丽形像大赛亚军和季军的得主。其次是奔袭中心,到龙凤别院去拿下喻沁甜。最后是搂狐打兔,这是最难的,在两手空空连基本情报都非常缺乏的情况下争取落实沈好和潘冰冰的住处和手机信息等,等待合适的时机一举将两女擒获。以上三条完成后立即携美艳猎物分批脱离接触、快速撤离,饿狼行动即宣告结束。
  但具体行动起来远比想像複杂得多,张嫣的手机一直没有开机,叶锋用一个公用电话打了半天还是没有动静,最后我们只好用手机监听器密切监测的同时根据叶锋的回忆去县城老区寻找她们,找来找去虽然叶锋说应该就在这一带了,但面对城市里满眼的钢筋丛林,我们束手无策几番周折下来还是无果而终。
  后来我们仔细询问并了解分析了晴川县的几大医院,正準备开始详尽摸排之时,手机监听器显示张嫣的手机终于开机。于是连忙让叶锋再次打过去,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小叶子激动得声音都在发颤,不过好在终于还是弄清了张嫣她们现在晴川的临时落脚处,于是我安排华英开车,一辆长安之星带上我和叶锋还有春花仙娇一起前往。
  我们按照张嫣给的地址来到她们居住的房子,敲了敲门,出来一个女孩子替我们开门,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的身高,绊着高挑的马尾秀髮,自然而洒脱,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外罩V领白色棒针衫,衬托出她的纯洁和俏丽,一条紧身石墨蓝牛仔裤把一双修长美腿衬托更加迷人,脚上是白色的棉袜配黑色高跟鞋,亭亭玉立的俏模样儿。粉嫩的秀脸上没有一点瑕疵,不过似乎有些憔悴,一双大眼睛本带些许阴郁,还有点儿黑黑的眼圈,不过看见叶锋以后笑起来蛮媚的真有些勾人心魄,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媚眼如丝吧。
  叶锋看见开门的女孩子,一下高兴得跳了起来,抱住她搂在了一起,口里连声呼唤着,「张嫣姐!」我知道这应该就是晴川佳丽形像大赛的亚军得主张嫣了。
  「这是白秋,我表哥!」叶锋按我教的套路替我们彼此介绍着,「这是张嫣姐,我的好朋友。」
  「幸会幸会,我是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呵呵!」我也上前热情地抓住了张嫣的小手,虽然柔白但有些粗糙,这是一双受苦干活儿的手啊!
  张嫣见我一片热情,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不怎么情愿的味道,脸色也有些黯淡下来,将小手收了回去。敏感的我当然察觉到了这个细微的动作,不过城府极深的我没有表露出来,而是跟着两女往屋里走。
  整个房间只有两间,面积很小,阴暗并缺乏阳光,而且缺乏收拾,衣物杂物到处堆着,还充满了一股中药味儿。里面一张床躺着病人,外面一张床空着,应该就是张嫣晚上睡觉的地方。
  我们站在床边,看着床上憔悴得有些脱了人形的姑娘,我走近一步坐在床边的木凳上,看着床上柔弱无助的生命,心疼起来眼睛一下几乎都有些湿润了。这帮坏蛋,简直暴殓天物,床上这位选美大赛季军吕薇虽非绝色但也是个令人疼爱的大美女,如今却落到如此地步,实在令人扼腕歎息啊。
  张嫣在一旁道:「真的,吕薇太可怜了,被坏人害得好惨好惨,被打得遍体鳞伤,在县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后来实在没钱了,我们只好搬到这里来。」
  没注意身后叶锋的介绍和解释,我不自主地伸手抚上床上目光呆滞的吕薇苍白憔悴的脸,用手指轻轻拭去她无奈的泪水,牵起她的手,温暖的大手包裹着她微凉的小手,然后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陪着床上的病人,这个外表冷艳实则娇憨的被风霜打过的花朵虽然未发一语,但着实打动了我恻隐同情之心。
  在叶锋的张罗下,楼下车里等着的春花和仙娇一个抱着鲜花一个提着果篮跟着上来了,一身便装的她们不用吩咐,就很懂事地开始收拾房间,聪明伶俐且手脚麻利的她们联诀上阵,没多久整个房间就清爽整洁了许多。
  我做出了个决定,一个改变她们一生的决定。「张嫣,这里条件太差了,我感觉吕薇伤得很重,身体极其虚弱,」作为行医弄药出身的我,刚才握住吕薇的手一诊脉就发现脉息微弱,体质积弱,实在有些问题了,「这样吧,我想把吕薇送到江陵市最好的第一人民医院去,一来可脱离晴川这个环境,避免坏人再来伤害她,二来江陵的医疗条件和技术都比晴川要好许多,而且那里的孙大夫还是我的好朋友,有他出马,吕薇到了那里会康复得更快更好,你认为怎么样?」
  「好当然好,不过我们已经没什么钱了,哪里还住得起医院啊,只好给她抓几付中药,先对付着。」张嫣是个爽快率直的人,但现在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她的境地已经极其窘迫,不过这种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正处于浪漫季节,能耐下性子如此精心照顾另一个女孩子还真让我有些弄不明白呢。
  「钱和今后的治疗都由我来负责,张嫣你什么都不用管了,只要陪在吕薇身边照顾好她就行了。」床上的吕薇固然令人心生怜惜,但一箭双鵰,用她来套住面前这个灵动靓丽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张嫣也是我此行的重要目标。「我这表哥可是成功人士,说一不二的,江陵鼎鼎大名的龙腾公司就是他的呢!张嫣姐你还不好好谢谢他!」叶锋在一旁敲起了边鼓,小妮子蛮懂事的感觉。
  听我们这么说,满脸愁容的张嫣一下云开雾散,脸上浮现出几丝笑容,想了半天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我的面前,替我磕了一个头,这让我很有些诧异,连忙将她拉了起来,嘴里说着,「张嫣,你这是干什么呢?」
  「白秋哥,吕薇是我的妹妹,也是我最重要的亲人了,为了救她我可以付出一切的,今天你能出面我实在太感谢了,只是不知道怎么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啊!」
  张嫣和吕薇这两位是整个龙凤别院里最漂亮的女服务员,同时她们俩也是晴川佳丽大赛的亚军和季军选手,县旅游局的形像大使。两名靓女本就长髮飘飘肤白貌美,且燕瘦环肥品种齐全,想像起她俩如果穿上绣花大红紧身旗袍,裙衩开到大腿根儿,走动间露出雪白耀眼的两条修长美腿,一双美足踩着黑色细高跟船鞋一路走来,那实在是标緻迷人艳丽性感的不得了啊。
  我心想也没啥好报答的,你们俩养好了身子就给爷当贴身服务员得了,穿上绣花大红紧身高开衩的旗袍,雪白耀眼的两条修长美腿忽隐忽现的,再穿上黑色细高跟船鞋,成天跟在爷身边任爷品味赏玩,还不知有多美呢!
  不过嘴里却不敢这么说,实在害怕唐突了眼前这对还很陌生的佳人。「既然你叫我白秋哥,我就叫你张嫣妹妹了。你别想那么多,先照顾好吕薇把身体养好,今后要是看得起哥的公司就过来上班,哥这边事情多,正愁招不到什么得力人手呢。」
  听我这么一说,张嫣高兴极了,连声答应说好啊,让我说话算话,以后她们两人一定要来公司上班等等。
  第二天,我让华英开着车装上张嫣吕薇两女,然后让我的骚妃月琴和身着护士服的仙娇陪着回江陵,虽然在电话里给老孙都安排好了,车到江陵市一医院就立马安排住院治疗,但毕竟只有一个仙娇我怕张罗不过来,虽然老孙对月琴有意的事情我清楚,但毕竟是老皇历了,现在听说人家秀英给老孙把大胖小子都生出来了,往事不用再提。正好借这个机会安排月琴去祝贺一下,同时她们回去后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好吕薇两个,月琴还要负责统筹下江陵那边的事情,毕竟这次我出来耽误的时间有些超出计划了。
  看着长安之星慢慢远去,想起车上驮着的两块美肉儿,我心里暗自得意起来,白秋哥先替你们治病养身子,等你们好了就得替哥治病养身子了,呵呵!
  不过我一再叮嘱她们,在整个行动结束以前,都必须按照我原先的计划行事。华英全程不走高速只走省道,送到江陵后将四女放下后休息一下立刻赶回来,保证这边有两辆车以供调动。
  至于我这边自然而然将两个后勤组合而为一,想来君红和春花两个美艳娇甜的美人儿也够我享用洩慾的了。
  将GL八停在龙凤别院的大门外五十米处,我和叶锋先下了车,背着淘宝网上买的瑞士军刀牌电脑双肩包,再拖着一个新秀丽的旅行箱,我们缓缓迈进这个耳熟能详的地方。
  龙凤别院是一片由数幢小楼组成的园林式建筑,它跟如今的星级宾馆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一座高层建筑。小楼的高度都不超过四层,每幢楼的造型都不同。有的是纯中式的,红墙绿瓦飞檐凌空;有的是白墙拱窗屋顶有露台的西式建筑;还有的由玻璃外墙和不锈钢柱组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现代建筑的青春活力。楼和楼之间都有一二百米的空间,由蜿蜒曲折的水磨石路面连接起来,路的上空都有迴廊,人走在路上,晴天可以遮阳,雨天可以挡雨。楼和楼之间的空地上,绿树婆娑,花草争奇斗艳,一条人工开挖的河渠,引来清澈碧绿的清江水在宾馆的楼宇之间缓缓流淌,小桥亭榭错落有致地沿着河水布局,整洁中有参差,鬆散中有联繫,通过小河、路面,把分散的楼房巧妙地联结成了一个整体。
  龙凤别院每幢楼有四五十个房间,房间大多数都是标準客房,但每幢楼都保留了几个相对豪华的套间,那是专门为接待各级首长用的。除了一号楼和三号楼之间的大餐厅之外,每幢楼还有独立的餐厅和酒吧,方便客人不同的餐饮要求。在几幢客房楼宇之外,还有网球场、室内游泳池、歌舞厅、医疗保健室、健身房等等文体娱乐设施,可以满足客人不同的文体娱乐要求。
  龙凤别院从来没有向旅游管理机构申请过星级宾馆考评,黎老大曾经宣称:哪一个五星级宾馆能和我们龙凤别院相提并论?五星级、八星级都是商人开的买卖,我们龙凤别院才真正是身份地位的像征。对于黎老大的狂妄,行内人有的付之一笑,认为那是小地方官员夜郎自大心态的表现,也有的行内人非常认可,觉得龙凤别院确实难以用一般的酒店宾馆标準来衡量它的星级。
  走上台阶,一个漂亮的女门僮替我打开大门,鞠躬表示欢迎。只见这名女门僮戴着一顶红色的俏皮贝雷帽,上身是红色的双排扣门僮制服,下身是条黑色大摆裙,虽然岁数不太大,但一对傲人的娇乳已然呼之欲出。腰间扎着一条黑色的宽腰带,使得本就纤细的腰肢变得更加性感。大摆裙下面一双俏生生的光腿上薄薄的黑色丝袜令她修长的双腿显得那样妩媚迷人。一双可爱的黑色中跟长靴又增加了一丝活泼俏皮的感觉,让人感到清爽甜美。
  作为宾馆的女门僮,会不会太漂亮了一些?我心里边想边和叶锋走了进去。
  走入龙凤别院的大厅,眼神就闪到大堂柜檯后站着一位身着淡灰色套装制服的接待女郎,虽然只看得到上半身,也感觉得出她高挑的身材,应该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美女。
  这是一位长髮鹅蛋脸大美女,表情看起来不怎么和蔼可亲,没什么笑容,但很有女人味儿,双眼皮,眼角微向上挑,桃花眼明媚动人,鼻子很挺,一张微厚诱人犯嘴的性感嘴唇,皮肤雪白,胸脯高耸!在我漫步走到柜檯前时,她瞄了我一眼,明媚的眼神让我心跳了一下。
  我回过身来轻轻问叶锋,「这是喻沁甜吗?」「不是,喻沁甜比她可小多了。」叶锋轻轻回答说,并走上前去,主动问起柜檯后面这位长髮鹅蛋脸的大美女起来,「请问喻沁甜今天在上班吗?」鹅蛋脸看了看叶锋,笑着说,「你是哪位啊?怎么认识她呢?」
  「我们是一个学校的校友,初中同学,关係很好的,今天特别来找她玩儿。」叶锋也笑着回答道。「哦,这样的,她在上班,这会儿可能不在,也许是上洗手间了吧。」鹅蛋脸脸上洋溢起笑容,态度热情多了。
  正在这个时候,从二楼扶梯处缓缓下来一位淡灰色套装制服风姿绰约的靓丽女郎,甜美的娃娃脸充满了朝气,光洁的额头有一梳留海,剪了一头俐落清爽的短髮。一双清澈黑白分明的亮晶晶杏眼,眉稍眼角透着娇甜的色彩,鼻樑挺直,厚薄适中的红唇不时带着招牌微笑那张比樱桃大不了多少的小嘴柔嫩得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大约膝上五公分的窄裙,透明的丝袜衬托出裙摆下雪白匀称的小腿更加细緻,近三寸高跟鞋将本已微翘的臀部衬得更加玲珑圆润,纤细的腰身称出挺秀的双峰,窈窕而修长的体态,让我的心快跳出来了。
  不怎么突出的胸脯,就她高挑的身材来说,小了点,明显感觉是位刚出校园没多久的美女。但白玉般细腻柔滑的肌肤,配上这张甜美轻俏的脸蛋儿,露出淡淡的迷人微笑,在醉人心脾的沁甜之外她的笑容看起来更亲切无邪。
  妈的,如果她是喻沁甜!我上刀山下油锅滚钉板,粉身碎骨也要得到她!我心里转着龌龊的念头。因为这个高个子大美女,不是一般化的美,年龄虽不大,但身材是真的不摆了,看到那双白嫩的大长腿,我就有些冒口水。
  喻沁甜淡雅如仙的美姿委实叫任何人都心动,我自不例外,对着这样的美女,纵不能相拥云雨,说说话儿也是一种无比的享受。不过我还有自知之明,这美人儿不是任人泡的,只是那股子超凡脱俗的仙姿就让任何人感到和她的距离,真有种遥不可及之感。
  论丰满艳丽还是叶锋更胜一筹,毕竟她是成熟的密桃,在男人的情慾浇灌下,真有种能捏出水来的感觉。不过这喻沁甜却是另一种风姿,有种处女的风範,虽然她饱满的体态给人以错觉,耸胸细腰丰臀长腿,无一不是诱人至极的丰腴暗藏。
  确实喻沁甜要比我身边的叶锋强出不少,光是气质神韵就没法比。她娇靥如花,艳绝当代,更拥有玲珑性感的体态,但这一切好似只具欣赏性,而不具实用性。
  不过看见这样的美女,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她是我的,首先一定要操到她,而且操她的时候打死都不戴套子,一定要肉包肉肉捅肉地干她个彻彻底底痛快淋漓。你别说,这大美女极品尤物长太漂亮了就是不一样,比什么春药都厉害,给男人的刺激太大了,让人就这么一见就感觉很有些冲动想上她,而且还惦记着有机会一定要射在大美人儿的肉里面,简直让她为我揣个小孩的心都有了呢!
  被面前这天生尤物所吸引,我简直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亲自上去蹂躏这团美肉了,下面的东西也一下翘得老高。我一边想着一双色眼还肆无忌惮地在大美女冰雕玉琢般的俏脸和迷人的身子上转来转去!
  面前的大美女被看的有些发窘,满面红云,微微低着头。虽然被男人这样注视已经是常有的事了,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她还是感到有些不自在,尤其是我的目光似乎过于直接而毒辣了。
  「沁甜!」叶锋见到大美人儿过来,就高兴地一边呼唤着名字一边跑了过来,大美人儿也显露出一脸的高兴,「叶锋!怎么会是你?好久不见了。」
  叶锋带着俏皮的神情将我们两人拉在一起互相介绍说,「这是喻沁甜,我的初中同学;这是白秋,我的表哥。」既然确定了对方就是耳熟能详的喻沁甜,在惊艳感歎之余,心想自己十八般武艺在手,还怕你个小丫头片子飞天上去不成,心情也顿时轻鬆起来,回复了老狼的本色,一边说一边煞有介事的伸出手,跟沁甜握手示好,碍于面子,沁甜也只得伸出纤手,让我的魔爪终于得逞,握着沁甜的白皙小手,竟然是无比的清凉,软软的柔若无骨!
  上前抓住大美人儿的小手握住就不放,「你好,我是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
  「秋哥,人家沁甜上次我给介绍过的,我们晴川选美大赛的冠军,晴川一中的骄傲,大校花!」说完她又在沁甜的耳边低声说道,「沁甜,我表哥可是成功人士,整个江陵市大大有名的龙腾药业的经理,药店里打广告最厉害的生命原液就是他们的产品。」
  听叶锋这么说,沁甜抬起了俏脸用那双妩媚甜美的大眼睛很认真很仔细看了看我,似乎觉得有些诧异,毕竟面前的男子虽说不上其貌不扬但只能说两三分英俊,勉强算得上挺拔的身子还略微有些发胖,怎么看都没有三头六臂出类拔萃的传说中人物的感觉啊!
  我看沁甜的年龄也不过二十一二岁,看不出化妆的痕迹,五官精緻、眼眸妩媚。裸露出来的肌肤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尤其显得娇嫩,身材高挑,胸部略小一些。
  在沁甜的热情示意下,我顺手将手里提着的公文包交给她,看着她走到前面,腰肢微微摆动,跟垂柳枝条拂过水面似的,还有那双无可挑剔的小腿,近乎透明的肉色丝袜,穿着黑色三寸细高跟鞋异常地吸引人的目光,看着眼前喻沁甜窈窕动人的身影,我有些恋恋不捨地拉着拉桿箱跟在后面,不由微微歎了一声,此物只应天上有啊,回想自己记忆中仅有的如此震撼惊艳的感觉,也只有媚后潘莉,我这个亲亲二奶所带给我的了。
  我们三人向宾馆大门边摆放的沙发走去,準备坐下来先简单聊聊,这时两个女服务员走过来打招呼,虽然不比沁甜这般明艳夺目,但都是水準以上的,都说到一个地方看美女要去政府招待宾馆,这话确实不错,不过比起段婷婷的家乡云山县来说,叶锋小叶子的老家晴川县政府招待宾馆~~龙凤别院的女孩子也漂亮得太没有天理了。
  想想也不奇怪,其实真说起来,云山的经济要比晴川更发达一些,教育状况也好一些,县里面的大小企业也多,漂亮女孩子的出路也相应较多,不像晴川县,经济相对落后,能到县政府招待宾馆当服务员,算是一份极不错的工作,所以龙凤别院大概也因此能够以选美的条件来选服务员吧。
  我们一起坐在厚重的棕黄色大沙发上,简单聊了起来,主要是叶锋在说,我则只是负责敲敲边鼓,话题是早就拟好并议过无数遍的了,春节没什么事情,我这个城市表哥到叶锋家里来玩,深山老林玩腻了,就下山来到晴川县,叶锋想起了自己的初中同学要过来看看等等。
  「小叶子好久没见了,来了就好好玩两天,不要着急走,要不我们俩姐妹乾脆住我宿舍,反正现在好多女孩子都回去过节了,闲着也是闲着。」见沁甜如此主动而热情地提议,叶锋当然很是高兴,顺带着我心里也乐得心花怒放。
  「白秋表哥,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我让沁甜姐顺便在男工宿舍里替你找个地方,将就住两天怎么样?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叶锋突发奇思做出提议,喻沁甜不明就里点头称是,我一听火大了,但压住没发出来,「你们这么关心我挺让我感谢的,不过我白秋是有单位人,出来可以报销的,不用这么麻烦!」我软软地将话顶了回去。
  「是啊,你们龙腾药业是个好单位,不过白秋哥,你在那里主要负责什么呢?」沁甜试探地问了一句,「这么说吧,我是公司老总级别的,一般抓些大事情。」我没客气,很有底气地实话实说起来,在沁甜这个我看上的大美女面前,我并不想怎么过于低调。「是不是?小叶子,」我回头让叶锋替我证实一下,也想着让她帮衬着提升自己的形像。
  「白秋啊,挺逗的一个人,」叶锋却似乎没有明白我的深意,尽情打岔起来,「沁甜姐你跟他呆久了就明白了,高起来他比天还高,矮起来他比地还矮,呵呵,高兴了他可以去当司机,不高兴了他转眼就成了老总,挺意气用事的,总长不老大的一个人!」
  于是大家都笑了起来,看到沁甜一脸的迷惑和不解,我知道叶锋这几句话说砸了,她说的其实是真的,但这种话云山雾罩,局外人哪能明白其中深意啊。
  「白秋,感觉怎么样啊?」叶锋在我耳边低声问着,居然不吃醋主动拉起了皮条,当然在我这里是一大优点,连这个都看不透想不通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看沁甜那恋恋不捨的劲儿,对你也像有点意思呢。」「还凑合吧。」我微微笑了一下。
  「还凑合?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你打着灯笼也难寻啊!」叶锋在一旁惊叫道。「这么漂亮!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追求者啊,还要劳你来撮合?」我装着不可思议的问道。
  「太优秀了便会和你一样,最优秀的女孩儿往往找不到最满意的婆家。」叶锋也学会插科打诨了,「这可是婚姻的定律啊。」
  「懒汉娶花枝!」我轻轻的笑道。「至理名言,总是很有道理的。其实说到底,是优秀的男孩儿不敢追求同样优秀的女孩儿造成的。」
  我们就这么并排坐着,徐风吹来,沁甜秀髮上一股淡淡幽香传入我的鼻中,搅得我心神不宁。我们保持这样的一问一答,大家毕竟还不太熟,对话多少显得僵硬。但女人有张漂亮脸蛋可以弥补很多别的事情,在沁甜超凡脱俗的绝世美丽容颜的感召下,她浑身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吸引人。
  正聊着呢,突然听到门口处传来一阵「咚咚」非常富有节奏感的女人高跟鞋敲击大理石地面发出的清脆声音,抬头一看眼睛顿时一亮,只见迎面一位装束齐整的国航空姐姿态优雅地款款走来。
  这名高挑的大美女外披红色立领长风衣,秀髮往后梳成高雅的髮髻,戴着妩媚优雅的空姐帽,漂亮脸蛋儿化了淡妆,涂上名牌口红的朱唇,脖颈处扎着俏丽的五彩丝巾,身着名贵贴身的中国红空姐套裙,制服秀出她完美而诱惑的身材,勾勒的曲线极为精緻,漂亮的丝巾又恰到好处的为这份精緻增添了一丝妩媚,拖着小旅行箱一路前行,身上发散出淡雅香水味……,实在让我有些心动。
  细看这名高挑靓丽的空姐长髮瓜子脸美艳无比,配上高挑的身子,深棕色长筒丝袜包裹着修长双腿,一双酒红色翻毛麂皮细高跟长靴,更是诱惑得令人流鼻血。
  空姐就是空姐,真他妈长得美,一看就想亲一亲。不过细看下来这美艳高挑的尤物,君红,啊,君红,不就是君红吗?没错,是她,正是她。哦,多么熟悉的高挑而又丰满的腰身啊,中国红的空姐套裙裹住生着一对诱人豪乳的身上,娇媚白皙的脖颈处扎着条五彩真丝丝巾,两道秀丽的柳叶眉隐含忧郁和妩媚。
  在我的关怀呵护和雨露滋润下,君红从一个身材窈窕但略有些单薄的女舞蹈演员慢慢转变成全身喷火的成熟美艳女人,一看到她就让我口乾舌燥,尤其是她那双修长玉腿!
  我喜欢带着君红逛街,而且特喜欢紧紧跟在她后面偷窥紧身裙下的每一寸风光~~一双爱穿丝袜的罕见玉腿,君红跨出的每一步,从小腿到大腿,动作都那么优美动人。柔滑均匀、肌肤雪白的小腿,修长得令我不自主的猛看。那么修长美丽的小腿连结着丰满优美的大腿,而腿长的女人是最灵活的,可以使骑在她身上的男人快活得像神仙一样。君红除了脸长得正点身材惹火外,她的惊人美腿走在路上,还曾经害人看得神魂颠倒而将自行车撞到一起。
  今天君红下身穿的是膝上三寸的短套裙,刚好把她挺翘的屁股包圆,比正规的空姐制服短了许多,也性感了许多。短裙和酒红色翻毛麂皮细高跟长靴之间,显露出一大截深棕色丝袜包裹着的令人心醉的美腿,左右晃动之间流行而不失性感。
  空姐登登登迈着性感的小步子向总台走去,看她走路时姿势极为好看的背影,我笑了笑,心想这也是千锤百炼出来的吧。
  优雅的空姐帽、高盘的髮髻、妩媚的丝巾、中国红的空姐套裙配上立领长风衣,这些典型的空姐元素组合在一起以后本来应该衬托出一名典型的国航空姐,但这些一旦穿在君红的身上,就让这种醇厚正统的空姐气息有些变味儿了。
  像今天她上半生还能显现出空姐的端庄和秀丽,不过下面这性感的超短裙、深棕色丝袜包裹着修长双腿,再加上一双酒红色翻毛麂皮细高跟长靴,和空姐的妆扮那就是失之毫釐谬之千里了。
  凭心而论君红实在是年轻貌美,不超过三十,平日里披肩长髮打扮得花枝招展,穿起高跟鞋更显得高挑出众,身材颀长、秀髮披肩、胸前双峰高耸,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不过君红毕竟是搞艺术的,妆扮习惯性更浓一些,加上身份脱不了我的贴身二奶,平素里在我那大把的女人堆里争风吃醋献媚争宠惯了,所以这身空姐打扮出来油头粉面的不怎么像良家妇女,反倒感觉出些许风尘味道婊子气息。
  一般人在看到「空姐」两字,就想起高挑的美女们穿着制服,红色窄裙一双修长的美腿,靓丽的脸蛋搭配出制服下姣好的身材。和空姐做爱如何?只能用刺激新形容,不过就这么想想便让我心神不由得为之一蕩。
  叶锋在一旁看见我的眼珠子几乎快要跟着这名大空姐扭动着的腰肢和屁股一起出差了!在身边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不由浑身猛然一震,这才回过神来。
  「喂!大色狼!」叶锋看着捂着肩膀直呲牙的我说:「才说你挺意气用事的,总长不老大的一个人儿,你这就无所顾忌啦。眼珠子差点拐弯了吧!」
  「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难道看美女也犯法么?」我皱着眉道,脸上仍有几分色色的味道:「再说,我就是看看而已,又没做什么。」
  「表哥你也是的,我小叶子不是美女,你旁边这位沁甜姐难道不是大美女吗?你还想做什么呀?要不我就说嘛,活该!啥都是自找的。要醉死美人怀里自己死去,谁叫你眼珠子带色。」叶锋羞恼道,小脸一时胀得通红,转脸对着旁边低头浅笑的沁甜直嚷:「沁甜姐!白秋就是这样的,说是个老总吧又不像个老总,唉,我也说不清楚。」
  喻沁甜抬起头微微皱着眉道:「男人都这样!看到美女都喜欢,见一个爱一个的,喜新厌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完她顿了顿,狡黠地朝我白了一眼,摇摇头轻歎口气,「不过白秋大哥,我说的可不是你啊!」
  听她这么一说,偷眼望望正在总台办理入住手续的那名高挑靓丽的绝色空姐,我心里一阵发虚,冷汗都有些下来了,心想这晴川佳丽形像大赛的冠军佳丽,着实是不太好对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