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他也撸_2013影音先锋av撸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clmg.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四十九章

时间:2017-11-14 文渊转头一看,但见一只皓白如玉的纤手拨开床边罗帐,现出一张清丽秀雅的脸庞,美目矇眬,微带睡意。她见到房中多了一个男子,怔 了一怔,忽地惊呼一声,身子急忙躲到帐后。
  向扬走近床去,笑道:「婉雁,这位是我师弟,自家人呢,害羞什么?」那少女怯怯地探出头来,低声道:「我不知道啊。」
  向扬扶着那少女起来,对着文渊笑道:「师弟,快来见过师嫂。」赵婉雁脸现红晕,说道:「不,我们还没有成……成……」文渊一听, 心里一阵错愕,道:「师兄,这是靖威王府的郡主罢?」向扬微笑道:「是啊。你先坐下,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当下把赵州桥边驱退郭得 贵、救赵婉雁之事简略述说一次。小白虎窝在赵婉雁怀里,一对眼珠子骨碌碌地望着文渊。
  文渊问起白虎寨之事,向扬一齐说了,摸摸小白虎的头,笑道:「这小家伙耳朵灵得很,你被它发现,也不算功夫不到家。」文渊微笑道 :「是。」小白虎瞇着眼,朝文渊张大了嘴,只不知在干什么。
  文渊虽有千言万语待述,但身在靖威王府内,总是有所不便,倘若被人发现,更是不妙,当下站了起来,说道:「师兄,我们到外头去, 有些事在这里不好说。」
  向扬见他神色严正,虽是暗自奇怪,仍跟着起身,朝赵婉雁道:「婉雁,你先休息罢,一会儿我就回来。」赵婉雁轻轻颔首,柔声说道: 「你……你要小心点啊。」
  向扬、文渊自窗口窜出,两人都是一等一的身手,夜出王府,自是无人能觉,一路回到文渊居身的客店。
  向扬道:「师弟,方才有什么不能说的?」文渊卸下琴剑,说道:「那靖威王的世子赵平波,和我有些过节。」当下约略说了紫缘的事。 向扬这才明白,笑道:「原来如此。」
  文渊道:「师兄,你救了那位郡主,固然是侠义精神,然而怎会就此住在靖威王府上?」向扬摇头道:「我并没住在那里。我将婉雁送到 京城,见到那靖威王后,他想将我网罗在王府之中。靖威王的品行如何,你从那世子的行径便可看出,父子一路,没什么可称道的。我便每日 住在城中各处客栈,时时去找婉雁。
  靖威王准我自由进出王府,只是我不卖他的账。「
  文渊心念一动,道:「照此说来,师兄你和赵姑娘之间……还没有夫妻名份了?」向扬道:「我可不想跟朝廷官僚搭上边儿。然而婉雁却是郡主,该如何是好,可真难办。」歎了口气,一挥手,又道:「先别说这个,师弟,你特地到京城找我,总不是为了见见面而已罢?」
  文渊道:「的确不是。师兄,你知道十景缎吗?」向扬摇头道:「没听说过。」
  当下文渊说起龙驭清、任剑清等人,以及三派合攻巾帼庄之事,向扬越听越奇,道:「这些事情,师父在世时从未同我说过,原来我们还 有三个师叔师伯,立场各自不同,这可麻烦得很了。」文渊道:「师兄,巾帼庄之危,迫在眉睫,咱们得早日动身。」向扬道:「不错。」
  两人商议一阵,向扬于明早先行动身往巾帼庄,文渊则在京城寻找任剑清,若过了两天仍未寻得,便自行赶往巾帼庄。向扬嘱咐道:「师 弟,京城中多有皇陵派高手,你千万小心,莫要行引人瞩目之事,以免被察觉。」文渊道:「这个自然。」
  当下向扬先行回往靖威王府,使发轻功,一路如风驰电掣,心中暗思:「这番往巾帼庄去,便与皇陵派作了对头,多少要得罪那靖威王了 ,只盼婉雁能够理解。倘若她不是郡主,岂不是少了许多烦恼?」
  思潮起伏之际,已回到府中,赵婉雁坐在床沿,正抱着小白虎,一见向扬进来,脸上突现羞涩之意,低声道:「你回来啦!」
  向扬走近过去,方才看清,小白虎正含着赵婉雁右乳吸奶。赵婉雁稍稍拉起衣襟,红着脸道:「别看啦……怪羞人的。」向扬微笑道:「 又不是没见过,还会不好意思么?」赵婉雁腼腆地一笑,说道:「都看过了,就别一直看嘛。」
  自从那日和白虎的一番奇遇之后,赵婉雁便带回了小白虎,最奇者是能够哺乳,究竟为何如此,她也说不上来,除了向扬之外,她也不好 意思和他人说起。
  小白虎天天都要吸乳,向扬早是见怪不怪,坐在赵婉雁身旁,道:「婉雁,明天我要跟师弟到一个地方,会有一段时日见不到你了。」
  赵婉雁抬起头来,凝视着向扬,轻声道:「你要去哪里?」向扬道:「就在离京城不远处,事关师门,我不能不去。」赵婉雁点了下头, 轻轻地道:「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自己。」
  向扬伸手梳着她的秀髮,微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很难过,想不到你这么放心啊。」赵婉雁脸蛋微微一红,道:「你不在,我当然会想你 啊,可是你一个大男人,也有该做的事,我总不能一直把你留在身边不放嘛。」
  向扬心中一阵暖和,搂着赵婉雁的肩,低声道:「婉雁,你知道我去做什么吗?」赵婉雁道:「不清楚。」向扬道:「我这次出去,会跟皇陵派的人对上,说不定要跟你父亲那边有些冲突。」赵婉雁低下头去,默然良久,轻声道:「我爹爹做过很多错事,你跟他本来就合不来的 .你肯告诉我的事,绝不会是坏事的,你还怕我见怪吗?」
  向扬听她如此说,不禁心头一鬆,吻了吻她的脸颊,柔声道:「婉雁,真难为你了。」赵婉雁微笑道:「你不也是吗?担心这、担心那的 .」语调转柔,说道:「向大哥,你别怕我见怪。我……我虽然没什么能帮上你的,但是多多少少,还分得清是非啊。」这时小白虎已吸饱了 奶,在赵婉雁怀里睡着了。赵婉雁轻轻将它放在地上,轻声道:「好宝宝,乖乖的睡喔。」
  她拉好衣衫,倚在向扬怀里,柔声道:「向大哥,你自己倒要小心。等事情结束了,我要看到你平安无事哦。」向扬微笑道:「一定。」 一手抱起赵婉雁,笑道:「在走之前,让我好好记住你。」赵婉雁俏脸生晕,低声道:「要……要做什么啊?」
  向扬紧搂赵婉雁,深深一吻,隔着衣物,轻轻搓着她的背部。赵婉雁唔嗯几声,细声道:「向大哥……很晚了呢。」向扬靠在她耳边,轻 声道:「不想要吗?」
  赵婉雁大羞,低声娇嗔:「哪有这样问的……我……我怎么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