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他也撸_2013影音先锋av撸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clmg.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三章 便宜好事

时间:2017-11-14 最早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肩头的伤并非很重,怎么我会这么疲倦?这么容易昏睡?
  直到后来我才隐约想到,传闻伊斯塔有一派邪术,能够伤人魂魄,肉体虽然没有什么重创,但本身魂魄却会因此剧烈受创,数日之后死于无形,是极为阴毒的功法。照理说会使的人极少,我只见身为伊斯塔巫女的娜西莎丝使过,那少年难道是伊斯塔的超级杀手吗?
  就算真是杀手,狙杀的目标也该是方青书这等重要人物,为什么会专门针对我呢?我何德何能,要动牛刀来屠宰我这只小鸡了?莫非是因为变态老爸的活动频频,伊斯塔决定找他儿子先开刀?他妈的,这可真是浑你老爸的帐了。
  自始至终,我都希望维持低调,虽然不至于说不想得罪任何人,但至少不要搞到小虾米斗大鲸鱼。像黑龙会、净念禅会、伊斯塔这种国家级的恶势力,我都无意与他们为敌,可是不管我怎样退避,事情却总像迎面砸来般掉到身上,避也避不开,这就是所谓的天不从人愿吗?
  (唔,脑袋好昏,还醒不过来吗?)
  肉体受创,可以慢慢康复,灵魂受伤也可以,只是自行痊癒的速度慢得多,幸好其中也有例外,我的地狱淫神与灵魂学大有相关,长期研究下来,我对灵魂学的了解绝不逊于死灵术者,虽在半昏迷状态,但却开始把自己灵魂的伤害转移给两头魂兽,让它们去承受、化消,再加上有人为我施加回复咒文,当天晚上我就奇迹般清醒过来。
  昏迷过程中,我并不是完全没有意识,还是可以听到身边有人说话,声音很多也很杂,好像月樱、茅延安、阿雪、羽霓都来了,甚至连星玫都数度来过。
  「师父的伤好奇怪,为什么一直都醒不过来呢?」
  「唔,贤侄可能是遇到了伊斯塔的高手,这种蚀魂手法是他们所独有,但贤侄的情形,与传说中的蚀魂之伤又有些不同,这……真是想不通。」
  「好羡慕月樱夫人,她和星玫小姐都可以用回复咒文帮师父治疗,如果阿雪也会就好了……」
  嘿嘿,天真,如果让你也会使,那我这个当师父的还有活路吗?
  「可是,为什么师父会那样子昏倒啊?而且还是昏倒在星玫小姐的屁股上,好怪喔。」
  「这……这也没什么奇怪啊,我敢以性命保证,约翰绝对不是因为要搞自己妹妹,逼姦不遂,所以才喷血在她屁股上的。」
  你老母的!保证还保得欲盖弥彰,你怎么不直接说我是想强姦自己妹妹的衣冠禽兽算了!
  「哈哈哈,大叔你这样说好奇怪喔,师父怎么会对自己的妹妹有邪念呢?他不是那种衣冠禽兽啊。」
  呜呜,阿雪,你不要用这么信任的口气来说话,一口气说得那么斩钉截铁,我这个衣冠禽兽就只有听完吐血的份了。
  「搞妹妹没什么不好,俗话说好吃莫过饺子,舒服莫过妹子,每个成功男人都会搞自己妹子,我坚决支持约翰的行动。」
  喔喔!羽霓,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以搞自己妹妹为乐的,你这种解释法不是越描越黑了吗?难道你的洗脑程序又乱了吗?才不过一两天没调整而已,拜託你表现得正常一点好不好?快点换个说法吧!
  「不对,对自己妹妹有慾望,这是人神共愤的大罪,我身为巡捕,绝对不能坐视,如果约翰真的犯了这罪孽,我以巡捕荣誉起誓,定要将他绳之以法,碎尸万段,剥皮油炸!」
  ………老天,让我死了吧!要你换个说法,不是要你转得那么硬啊!
  身旁的聒噪声音不断,我觉得只要这些家伙在旁边,我的伤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所幸到了后来,这些声音渐渐消失,仅剩下一个温柔而典雅的少妇嗓音。
  「……让他好好休息吧,他都吐血了,这样下去伤会更重的。」
  就是这个声音,让周围的一切变得平静,我紊乱的心神渐渐宁定下来,最后终于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眼前沐浴在一片白澄澄的柔和光辉中,温暖窝心,说不出的舒服,是正有人在用回复咒文替我治疗。
  「唔……」
  「醒了吗?累的话别急着起来,再多躺一会儿,我替你倒杯茶来润润喉。」
  白光隐没散去,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仙容,对我露出温馨的笑靥。每次凝视这张如仙脸孔,在那绝美视觉的冲击下,我不得不承认,虽然四大天女排名并列,但月樱的美丽与其他三人实在不是同一个档次,夏华、冬雪虽然也是艳绝人寰,但在美的细緻与深度上,就是逊给秋樱一筹。
  最特别的是,月樱好像完全不晓得自己的美丽有多少魅力,就是那么简简单单地穿着一袭粗布衣裙,朴素淡雅,像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沏茶捧杯,让这小小斗室给人「家」的感觉,彷彿只要和她在一起,就能得到温暖,无论身在何处,都是归宿。
  但我却知道,在这宜家宜室的娴雅少妇外表下,藏着一把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只要稍加撩拨,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让天仙化身为绮艳魔女。
  就好比此刻,当月樱拢裙坐在床边,扶着我一口一口地喝茶,从这角度看见她浑圆的胸部曲线,细细的腰肢,还有引人遐思的胴体肉香,萨拉城中的种种香艳回忆陡然涌上心头,一股邪火在胸中燃烧,这一口茶立刻就呛在喉中。
  「小心,别喝得太急,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
  「咳!咳!嘿嘿,我长不大,才可以继续享受姊姊你的呵护啊,这种事多少人想要还要不到呢。」
  月樱轻轻笑了起来,本来还扶着我的她,单薄的身子忽地一软,斜斜倚靠在我身上,轻得像是一片棉絮,柔柔的体香窜入鼻端,既让人想要搂她入怀,亲密爱怜,又使人有股冲动,想把她推倒在榻,恣意蹂躏。
  彷彿察觉到我的蠢动,月樱的手移到我胸口,不轻不重地画着圈,这是她相当喜欢的一个暗号,什么话都不用说出口,但一切情韵却已尽在不言中,而看在我眼里,月樱的这份温柔,实在是很体贴,只是现在我却不能接受。
  一只手覆盖上月樱的柔荑,柔和而坚决地握住她的白皙手指,月樱的脸颊上浮现微笑,任一头金髮披撒在我胸口,轻声道:「这是第一次,小弟你对姊姊的身体淡了兴趣,姊姊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难过?」
  「我永远不会对姊姊你失去兴趣,但是在我把你扑倒之前,我想把一些扫兴的东西先解决掉。」
  我握着月樱的手,忍着想要触摸她胸前浑圆的冲动,问道:「姊姊你要我到金雀花联邦来,应该不是为了星玫吧?到底是要我做什么,现在告诉我吧。」
  月樱凝视着我,眼光中有明显的欣赏与讚歎,道:「姊姊很高兴喔,因为当年的小鬼头,现在真的长大了,是一个有担当、有智慧的男人了。」
  如果是别的女人这么说,我二话不讲,一个耳光就掴她下床,明快杜绝随着这句称讚而来的无穷麻烦,「能者多劳」素来是我给别人的诅咒,绝不会蠢得自己跳下去。但换作是月樱,任何麻烦我都会视之为挑战,只怕她独自扛下不来找我,若是她愿意开口求助,一切我也愿意为她承担。
  而月樱不愧是我的好姊姊,一句话抛出来,马上就让我像是被烧红铁锅给烫到。
  「小弟,你可以答应帮姐姐赢来本届赛车的奖盃吗?」
  「没问题,我一定……啊!你说什么?」
  不是说没有心理準备,但月樱的这个要求一旦成真,对我的冲击还是很大,特别是想到整件事的複杂与困难度,我几乎想到都要流下泪来。只是,我还是稳住性子,先问完月樱整件事的始末,这才知道这次大赛车的幕后纠葛,错综複杂到我难以想像的地步,无怪乎接触到现在仍是疑云重重,如在五里雾中。
  「整件事情我原本不知,是莱恩生前一直在追查,近几个月我结合巴菲特家族与国际联盟的情报网,终于有所突破,整理归纳出整个事件始末,那甚至……关係到黑龙会崛起于东海的秘密。」
  黑龙会创于黑龙王之手,于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吞併掉当时东海势力第一的金氏王朝,一举成为东海最大霸权,直至如今。黑龙会能够发展得如此迅速,固然是归因于黑龙王的无边邪威,所向无敌,纵横东海未有抗手,但黑龙会崛起于海上孤岛,没有庞大资源,没有充沛人力,究竟是怎么建军发展,始终是东海一大谜团,黑龙王再强,都只是孤身一人,如何能这样无中生有,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要击垮黑龙会,就要先弄清楚这一点,而莱恩·巴菲特的苦心追查,终于在他遇刺身亡后有了答案。当年黑龙会能够在一个小岛上崛起,固然是因为黑龙王的通天邪威,但之所以能够无中生有,几个月内就建军完成,主要是得自异大陆的技术援助。
  「异大陆?这会不会搞得太夸张一点?贸易也就算了,从没听过异大陆会与黄土大地有军事关係的?」
  基本上,这个世界的四块大陆,从太古时代起就应该是互不相干,独立发展的,这个不成文的规则,早已成了一种深植人们意识的铁规,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本该如此,不过,我却发现自己思维的一个漏洞。
  「干……外海的岛屿是三不管地带,不受这种规则约束……」
  月樱说,异大陆上的某个势力,似乎野心勃勃,存在着与黑龙会相似的邪恶本质,但很多事情不方便在自己本土来干,恰巧当时那个势力的首领旅游海外,在岛上与黑龙王相遇,双方比武恶斗,相互佩服之余,便把很多军事技术交给黑龙会,让黑龙会代为实验药物、生化武器,作尽伤天害理的血腥惨事,双方互蒙其利。
  有这么一个国家级的势力在背后支撑,黑龙会就以惊人速度壮大崛起,终于成了东海霸主,进而威胁到黄土大地本身。如果不是因为一个意外,黑龙会的势力将远不只如此,早就开始正式的侵略行动了。
  「不知道该说是幸与不幸,距今二十多年前,异大陆上的那个势力发生了政变,原本的首领被推翻,与黑龙会的军事合作也告终止……」
  换了个领袖,邪恶组织的本质不会因此改变,坏人还是要吃饭,新武器还是要找地方实验,黑龙会虽然极力争取,但却有其他的竞争对手横里杀出,趁着「除旧布新」的机会,取代黑龙会成为新的合作对象,黑龙会亦因此断去背后的技术与资金支援,只能自己独力发展,虽然能维持声势不坠,但却再非之前那样深不可测,并且深深忌惮取代自己的那个竞争对象,这导致黑龙会多年来在东海按兵不动,未敢轻言进犯黄土大地。
  「那个竞争对像……」
  我很想问,那个取代黑龙会的新合作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因为这二十多年来,黄土大地上并没有出现新的强权势力,难道是现有的几个大国?亦或是光之神宫?
  但话到嘴边,一种不祥预感又让我把话嚥了回去,彷彿只要这话一出口,立刻便是后患无穷,所以我转而问起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些秘辛与本次大赛车的关係。
  「组织之间的合作,本来就没有一定,时间过了二十多年,终于到了续约的时候,根据我的侧面了解,异大陆上的那个势力,本次已将信物藏入一级方程式大赛车的奖品中,只要有人能赢得奖品,就可以成为他们往后二十年的合作对象。」
  坦白说,我不了解异大陆与黄土大地之间有多少差距,但他们能够造就一个黑龙会,当然也能造就第二个,换言之,这确实是个一步登天的最佳良机,只要有本事把合作权抢到手,从此权势、力量、财富都将唾手可得,然而,月樱姐姐想要这个合作权吗?
  「我并没有想到把这个合作权拿到手之后要怎么样,只是单纯觉得不可以落在野心份子的手里。这次事关重大,黑龙会更是志在必得,如果信物被他们夺去,从此黄土大地纷争不断,所以我希望把信物拿到手里。」
  「那么,到底信物藏在哪一个奖项中呢?」
  这句话一问,我自己也觉得苦笑,因为那等若我已答应月樱的请求,开始认真思考赢得奖品的方法,这还真是讽刺,我又不会开赛车,怎么去赢?
  「不知道。所以这也变成了参赛者的挑战,要自行推判出信物可能的藏匿位置,不然赢错奖品,就毫无意义了。」
  所以万一信物藏在第三奖邪狼血剑,而我独败群雄赢得冠军,结果却是空欢喜一场?不过冠军大奖的传说模型「弹卡尔」,怪模怪样,能够成为大奖,该不会是因为内有玄机,藏了信物吧?
  这么说来………净念禅会所谓的军火买卖……
  我脑中灵光一闪,望向月樱,只见她点了点头,说这次大赛车中另藏隐情的事,恐怕有不少势力都已得知,毕竟她手边的情报网未必特别出类拔萃,如果她能够查到这些,其他势力也有可能查到,慈航静殿、净念禅会、伊斯塔也都可能查得到。
  啊!该不会就是因为这样,伊斯塔才派出那种超级杀手吧?但超级杀手的目标应该是奖盃啊,追着我屁股跑作什么?
  我和月樱打岔说起这件事,她表示那个少年一战力压方青书与天龙,武功之高直追五大最强者,这一战已经轰动整个纽奥良,各方人马为之震惊,都在徵询究竟,而照各种情形归纳,我们的猜测应该没有错,少年背后的势力直指向伊斯塔。
  「这种事情牵涉到权谋斗争,国际联盟并不方便直接向伊斯塔查询,而且最近为了兽人奴隶的问题,伊斯塔与国际联盟大有摩擦,气氛不好,但我已私下去信给娜西莎丝求证,希望能够早日得到回音。」
  倒是想不到月樱与娜西莎丝有私交,看来两个人的交情还不错,或许可以从娜西莎丝这边问出什么吧。
  回想起那少年说过「你是我指定要的」,越听越像是「我要得到你」,这还真是让人不寒而慄。伊斯塔是人妖血魇的故乡,金雀花联邦是基佬莱恩的地盘,这两种元素现在加在一起,那小子该不会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唔,真是一身冷汗,先别想这个……如果伊斯塔想参与争夺战,那就要在车赛中争取高分才行,但那个NPC车队的成绩垫底,驾驶的也只是普通马车,这样子哪有希望夺魁?莫非他们只是用来掩护的障眼法?或者……啊!不妙!)
  思索到一半,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浮现上来,月樱要我把奖品给她,途径当然不是去偷去抢,而是去赢,问题是大赛车早已开始,难道我可以半途插队参加吗?就算可以,那要怎么算积分?
  想到这里,我不禁望向月樱。在我眼中的月樱,是一名温柔可人的姊姊,但她能稳坐金雀花议长宝座,这不是温柔可人就能胜任,靠的全是出色智慧与手腕,她既然要我为她争取奖盃,那应该有作什么预备吧?
  「嗯,赛车与装备,我都已经準备妥当,全都等着你来使用。」
  「哦?不只是赛车与装备吧?身份应该也替我準备好了,对吧?」
  我不会傻得没想到问题关键,现在我们一票人全是被通缉之身,哪能大摇大摆出来公开参赛?最有可能的安排,就是蒙面参赛,而照这个结论推测回去,月樱只要事先安排一名蒙面车手参加车赛,我现在再顶替身份,神不知、鬼不觉,是最合理而妥善的安排。
  要蒙面来参加大赛车,规则之中一定有针对这点作限制,但这里怎么说也是金雀花联邦,月樱影响力最强的地方,要在这方面动手脚,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所以主要难关还是在我自己身上。
  (妈的,这样一来等于要我自己开赛车去和方仔、碧安卡拼,人家不是龙马就是精灵兽,我要怎么赢?平常我自己的骑术也不怎么样啊。)
  正自烦恼,月樱向我提议去看看车子,我本来不想三更半夜出门,但想她挑在这时候要我去看,必然有用意,所以就跟着去看看。
  **********
  以巴菲特家族的财势,要秘密弄一支车队出来,并不困难,无论是车子设备,还是技师人员,都是只要肯砸钱下去就会有的东西。不过,当我进入空无一人的秘密厂房,看到那辆月樱为我準备的赛车,我还是大吃一惊。
  生物动力、魔法动力、机械动力,三种赛车动力源当中,我自认为魔法动力最适合自己,好歹也是个魔法师,运用魔力源总比其他方案稳当,但考虑到巴菲特家族的能耐,我觉得最可能出现的应该是生物动力,用某种奇兽来拉车,所以路上月樱赌上香吻,要我猜动力种类的时候,我的答案都是生物动力,实在想不到结果会如此出人意料。
  「是吗?猜生物动力的朋友,恭喜你大中幸运奖;猜机械动力的朋友,恭喜你幸运中大奖。」
  「不会吧?巴菲特家族弄得出机械动力?你何时招揽到这等工匠高人?」
  我很是讶异,因为巴菲特家族虽有财势,却终究比不上一国霸权,就连阿里布达王国都未必能弄出一辆机械动力车,单单一个财阀世家,怎么有办法弄出这种国家势力级数的技术结晶?
  结果当月樱打开秘库的魔法锁,六重结界门慢慢打开,露出了那辆静静栖息在秘库中央的黑色车体,我惊讶得险些跳了起来,因为这辆赛车不仅是机械动力,而且还在本次大赛车中名列前茅,过关斩将,早已成为人们注目的焦点。
  「阿玛迪斯……」
  倒吸一口凉气,我没想到月樱手上真有一张王牌,不但準备了赛车与身份,甚至还是这么一个名列前五强之内的冠军大热门,以阿玛迪斯目前的积分,只要我成功顶替那个什么救人王的,那确实很有可能获得优胜。
  黑色流线型的细长车体,在我眼前散发着深沉的幽光,即使还没看到内里的设计,但一眼即知是纯手工打造的细緻外壳,瞧上去就似一大块一体成形的黑玉,神秘中带着优雅,足以媲美任何的艺术品。
  车身两侧,刻着翅膀造型的图腾,显然除了内里的机械动力外,车体还施加魔法咒文,减重增速,是复合形技术的超完美结合,而这羽翼图形配上尖细的车头,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即将展翅高飞的雄鹰,傲视睥睨,更让人回忆起它在赛车场上追风驰电的绝顶神威。
  当我掀开往上拉的羽翼形车门,仔细观看车体内部,并没看到任何方向盘或操舵工具,只见到密密麻麻的仪表板,还有一堆错综複杂的管线,连结到座椅上方的一个金属头套,而黑皮座椅上虽然看不到驾驶员,但却有一种让我很熟悉的气息。
  (这气息……这种灵波……是死灵魔法?怎么会?)
  在死灵系的魔力感应上,我远远不及阿雪这个大行家,但身为术者的起码感应力,却让我确定曾有人死在这个座位上,而且不只一人,如果让我闭上眼睛,我会以为前方是个杀生的祭坛,而不是赛车的座椅。
  「姊姊,阿玛迪斯的车手,那个叫杀人王的家伙,到哪去了?」
  「嗯,今后改由你来驾驶,他就自然功成身退,现在你就是阿玛迪斯的主人,众所瞩目的杀人王了。」
  「姊姊,阿玛迪斯的车手,那个叫杀人王的家伙,到哪去了?」
  「…………」
  同一个问题问两次,是为了追究表面说法下的真实,我对「官方说法」一点兴趣也没有,如果要我帮忙,我就要知道事实真相。
  月樱有些欲言又止,但犹豫的眼神却在剎那间变得肯定,就像我无论如何不会拒绝她一样,只要我问起,月樱就不会对我隐瞒。不管后果如何,我们之间并不需要谎言。
  「前几个杀人王,确实已经功成身退了,他们并不是什么魔法师或武者,只是从街边聘请来的流民而已,身体健壮,这是聘用他们的唯一条件。」
  果然就如我所料,这辆阿玛迪斯确实是至邪凶物,别的跑车都是靠车主驾驭,但阿玛迪斯的设计却是相反,一经启动,车子本身存在的虚拟灵魂便会甦醒,领航奔驰,坐在座椅上的车手则成为动力源,不断供给阿玛迪斯所需的能量,直至骨枯血竭。
  这样一想,难怪「杀人王」要全身包在绷带里。一方面是不让人看到不同的真面目,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血肉枯竭的情形为人所知,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只怕每跑一次车赛,这辆阿玛迪斯就要消耗掉一条人命,真是滚着血肉枯骨跑出来的惨烈胜利啊。
  如果是找来水準以上的魔法师或武者,应该可以支撑久一点,但人家势必识破机关,不肯乖乖就範,反而更加麻烦,所以只好每次赛车都用普通人来活祭。我虽然自信不会被吸乾,但也势必元气大伤,等于是拿命去换驾驶时间,风险实在很高,怎么月樱姊姊会让我做这种事?
  「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弟,阿玛迪斯一开始就是专门为你设计,普天下只有你坐上去,才能不受其害,把它的效能发挥到最强,换做是其他的车手,就会被它吸尽血肉元气,成为枯骨。」
  「哦?有这么好的事?」
  我当然不是不相信月樱,但实在觉得很搞笑,别人坐上去会死翘翘,只有我坐上去可以开车狂飙,这又不是三流小说的荒唐剧情,天底下哪有这等便宜事?
  本想笑着开口,但突然间某些线索在脑中贯连,巴菲特家族为何有实力开发出这等技术?为何会专门替我製作一辆赛车?月樱为何一直显得犹豫?这些疑问在脑海中串成一线,凝聚成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剎时间令我有些晕眩感。
  再看到车体两边如羽翼般的鹰隼造型,我整个人像是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连声音都冷寒了起来。
  「姊姊……这辆阿玛迪斯原本的名字,该不会是叫做天鹰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