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0av千百撸蓦然回首_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他也撸_2013影音先锋av撸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nclmg.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五章 进军天河

时间:2017-12-07 经过数天的忙碌,终于处理完天河新军降兵的事情,叶天龙便发布了进军天河的命令。而在大军出发之前,「天龙密谍」早已展开活动,将天河城的里里外外摸得一清二楚。
  拥有十三万七千多户人口的天河城中现有守军四万,在它的西南部相距不到十里处还有一座名叫东环的军事要塞,驻扎着一万五千名士兵,守将是张烈帐下的头号大将张文西。东环要塞和天河城呈犄角之势,耸立在由天河之水沖积而成的大片肥沃土地之上,有一种难以攻克的强大气势。
  「要攻下天河城,除非有比它多十倍的兵力。」
  当年的天河国主是这样对主持设计建造天河城的天机族工师说的,而这个天机族的工师也曾经在私下对他的朋友这样说过,「如果没有十倍以上的兵力,根本不要想对天河城发动攻击。」完善的防御体系和可怕的防守武器,让天河城在百族大战的后期成为任何敌人难以逾越的坚城。原来的天河国便是依靠这座城池,虽然历经战火仍然站立于大陆之上。曾经数次敌人的大军攻到了天河城,但却在这里损兵折将,最后在国际压力下不得不放弃消灭天河国的念头。
  「所有的坚城,都是会被人攻陷的!」在于凤舞和晨月她们的心中,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谓不落的坚城,那只是对手没有找到正确的办法。」
  对于这一点,在天河城的历史上得到很好的明证。有数的几次陷落,都是因为敌人採用了偷袭的办法,从内部打开了天河城的防御。而在天河新军起事攻佔天河的时候,张烈所用的办法则是收买了天河城中的部分守军,里应外合之下,天河城只有易手的份。
  但前车可鑒,后车之师,攻克天河城的几种办法都已经被别人用过了,张烈和他的智囊也一定对这些办法有了万全的準备,特别是现在叶天龙的声势惊人,使得他的对手益发的谨慎小心起来。
  实力不俗的张烈一下子转为全力经营防守,这样一来,叶天龙想要找出对手的破绽就变得十分困难。
  这一点,在叶天龙出兵之后就得到了证明。「天龙密谍」派出去很多的细作纷纷无功而返,特别是潜入天河城中的细作,在天河新军的持续大清查中再也无法藏身,有些暴露身份的还成了天河新军的刀下之鬼。
  所有的一切,都让叶天龙明白到他现在的对手那不可轻视的实力。而对于刚刚建立不久的「天龙密谍」来说,这样一次失败也并不是什坏事,让他们明白这份工作不是简单的潜入就可以。
  而让叶天龙感到意外的是,他还从中得到了一个惊喜,一个特别的收穫。
  将细作们送来的情报进行整理是让每一个将领都为之头疼不已的事情,因为各种各样的情报是千头万绪,有些甚至是只言片语,从这些乱糟糟,有如一团乱麻的报告中找到真正有用的情报,真的是对人耐心的考验。
  叶天龙仅仅是看了三分钟,就实在受不了而宣布放弃,将这个艰巨任务交给别人去做。于凤舞和晨月她们大材小用了一两天,无意中发现府中贵宾绿芙蓉夫妇居然对这些事情有着惊人的天赋,特别是绿芙蓉,看这些东西的劲头特别大,而且有让人难以置信的直觉,可以从中飞快地找到有用的东西。
  听到这样的事情,叶天龙也不禁感到暗暗吃惊,他马上找来了绿芙蓉夫妇想一问原由。自从叶天龙知道是绿芙蓉夫妇俩救了自己,他便郑重其事地向他们的救命之恩表示感谢,在给了他们一大笔财物之后,提出邀请,力请他们在自己的府中住下来,奉他们为府上的贵宾。
  「可能是奴家从小喜欢听那些小道消息,对别人的一些传闻又有着非常大的兴趣的缘故吧。」绿芙蓉倒也乾脆,十分爽快地回答叶天龙的问题。但听到她这样的解释,叶天龙却不由得啼笑皆非。而姚威经过这段时间和叶天龙他们的相处,对叶天龙他们已经十分信任,便也道出了他的实情。
  在大陆上有一种猎人,他们是一种十分特殊的人才,专门受雇替各方人士寻人寻物,人,指失蹤的人口,或隐匿的仇家等等,而物,当然指那些被诈骗或抢劫走的珍藏宝物。
  不管是寻人或寻物,多半有需要使用武力的。但他们这些猎人却并没有多少高深的武技,至多也就会一点防身的技巧,他们只是寻蹤觅迹专家,在找出人或物的所在之后,把情况告诉僱主,由僱主自己决定用什样的手段处理,而他们则拿了钱财远走高飞,不再露面。
  这些年以来,猎人的传闻越来越多,但口碑并不见佳,因为所接的买卖,几乎委託人十之八九是权威人士,甚至有些是无恶不作的豪霸,所以,有人指称他们赚的是血腥钱,这也说明了他们本身是在冒杀身之险。
  姚威便曾经是其中的一员,年轻的时候,出于对冒险的热爱,又受到一名资深猎人的指点,所以他加入了猎人的行列,凭着过人的天赋,他的表现十分优越,在猎人的行业中颇有声誉,虽则他的武技根本不入流,但他对于寻蹤觅迹却有惊人的直觉,任何蛛丝马迹,在他抽丝剥茧的分析下,评估之正确让人难以置信,那些藏物逃犯皆无所遁形。
  在做了一年半的猎人生涯之后,赚得不少钱的姚威发觉到其中的辛酸和无奈,别人骂他们是为虎作伥也不是没有道理,加上这个行业的凶险性极高,终于让他萌生退意,找个机会从猎人的行列中消失。
  让姚威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妻子绿芙蓉对这方面的兴趣也会这大,而且又有非常惊人的天赋,所以在叶天龙府上做贵宾的时候,两个人反而比以前在乡下的时候更加融洽起来。看到绿芙蓉因为接触到各种各样新鲜的事物而变得更加精神焕发,姚威也觉得十分开心,他也终于明白,这样的生活对于他们夫妇来说,也许是更加适合的。
  于凤舞和晨月都是智比天人的聪慧美女,当姚威和绿芙蓉夫妇有意无意地流露出这方面的才能时,自然是逃不过她们的慧眼,因此才会向叶天龙推荐。
  知道了其中原委的叶天龙马上邀请姚威和绿芙蓉出任「天龙密谍」的内务主管,负责主持「天龙密谍」的事务,因为计无咎虽然有外勤的管理和指挥权,但他作为参军,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不可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这边。
  其中在叶天龙的心目中,外勤的主管人选早有其人,远在帝都艾司尼亚发展势力的鲁图先是最好的外勤主管,这一点,于凤舞和晨月都十分赞同。而他缺少的就是像姚威和绿芙蓉夫妇这样善于挖掘情报,长于分析情报的人,更重要是他们还安心于默默无闻,这才是内务主管最大的要点。
  虽然这次「天龙密谍」在天河城遭遇挫折,但也已经弄到了大量的情报,经过姚威和绿芙蓉的分析整理,整个天河新军的实力分布已经十分明确,而晨月通过她的私人渠道,将整个天河城的地形整理出来,甚至在沙盘上堆了一个天河城的模型,供天龙军团的将领在出征之前做了各种可能性的推演。
  「有了这样的準备,我们哪里有不胜的道理?」
  天龙军团的将领们信心十足地踏上了进攻天河的道路。
  「青州,将是我们天龙军团的青州!」
  遭遇天河新军的队伍,是在出发后的第三天,地点在距离天河城五十里的怀安。
  怀安是一座方圆不过三里的小城,早在天龙军团的大军到达之前,城中的天河新军已经逃之夭夭,而出任前锋庆计的部队甚至没有在怀安停留,直接穿城而过。
  左岛近和范铜的部队也过去了,但叶天龙的中军却在抵达怀安后驻扎下来,除了安抚百姓之外,他们在等待后面索沖所率领的后勤部队,这里将是天龙军团攻击天河城的后勤基地。
  异常的变化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地发生了。从城外远远的传来了一阵接一阵急促的吶喊声,接着很快空中就升起了硝烟的味道。
  「敌人偷袭!是天河新军的偷袭!!」
  一个浑身浴血的天龙军团骑兵冲进了怀安,也带来了令人吃惊的消息。
  索沖所率的负责运输粮草的后勤部队是行进在大军的最后面,由于装载各种食物的车辆移动速度缓慢,所以,他们和天龙军团的大军之间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一般来说,主力大军已经将前面道路上的敌人扫清,作为后勤部队的他们是最不受敌人威胁的。但偏偏就是他们,却在经过靠近天河的街道时,突然间发现从茫茫的天河深处冒出了大量的船只,一下子冲到了河边。
  一看到上面那天河新军的旗帜,索沖马上知道情况不妙,他下令全军就地布阵防御,同时让一队骑兵火速向叶天龙求救。
  这一队骑兵在出发不久便遭遇了天河新军小股骑兵的拦截,经过拚死厮杀才到达怀安。
  「该死的!竟然被偷袭了!」
  听到骑兵报告,叶天龙怒气沖沖地骂了一句。他知道这次是被天河新军击中自己的软肋了,押送粮草的索沖所部只有五千名士兵,而且还是轻装的步兵,他不禁对自己的一时疏忽大意而让敌人得到可乘之机感到十分恼火。
  「快随我出发!」
  叶天龙当机立断,跳上战马,大声地下令。一阵忙乱之后,他带着三千精骑疾驰而出,离开的时候,他同时传令命其它将领火速带上中军全军随后出发。
  从天河顺流而下的天河新军战舰吐出了一批批的天河新军士兵,同时不停地朝索沖的部队发射劲矢和巨弩,甚至有一两艘战舰上还装备有小型的发石机,人头大小的石头在空中呼呼飞行,声势颇为惊人。
  很快在天河边的平地上就聚集了大量的天河新军士兵,他们飞快地组成了两个锥形攻击阵型,总共是五千名步兵和一千名弓箭手。
  在战舰上响起的鼓声中,他们开始从两个方面朝索沖的队伍急速逼近。所有的步骤好像是经过事先的演练,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这样的情势落入索沖的眼中,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次是遇到可怕的对手了。自己的部队吃亏在要保护移动不方便的粮草车队,只能採取坚守不动的办法。但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宿将,索冲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势下,也没有让自己的手下将士陷入混乱之中。
  在指挥官冷静有效的指挥下,天龙军团的士兵往后退了百余步,离开了天河新军战舰上那些远程武器的攻击範围,然后依地势布成一个坚固的四方阵,中腹的空地则停放着那些粮草车。
  「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对手,看来那个好色之徒的手下有不少的人才啊!」
  看到索沖策马在队伍的前面来回奔驰,大声地招呼着天龙军团士兵,从战舰上下来的天河新军主将张文西忍不住暗暗讚许。
  在冲到弓箭最有威力的射程时,天河新军的弓箭手开始朝天龙军团的士兵射出一阵猛烈的箭雨,逼得天龙军团的士兵只有低下身子,用盾牌遮住自己的身体。
  「前进!」
  在步兵将官的喝令声中,天河新军的士兵挺枪在身后弓箭手的支持下扑向天龙军团的士兵。
  一边挥剑格开飞来的箭矢,一边大声向自己的部下打气,但索沖心中却是暗暗叫苦,自己手下这些纯粹的轻装步兵如何抵挡住由长枪手和弓箭手组成的天河新军进攻?没有可以远程攻击的弓箭手,他们就只有挨打的份。
  五十步,三十步,天河新军的两个锥型阵已经推进到天龙军团的跟前,双方的士兵连对手的脸孔也可以看到了。
  双方的士兵几乎是同时发出了震天的吶喊声,猛烈地厮杀在一起。
  这时列于天河新军后阵的弓箭手开始射出火矢,点燃了天龙军团的粮草车,受惊的牲口四下乱窜,动摇了天龙军团的后方阵容。
  「不好,这下麻烦了!」
  当混乱传到索沖的耳中,他不禁暗自歎息,目下败局几乎已经是定了。
  蓦然,天河新军的后面也发生了一阵骚动,是叶天龙带着三千精骑赶到了,他们正朝天河新军的弓箭手扑过去,将防备不及的弓箭手赶得四散而逃。
  索沖和他的部下精神大振,一度动摇的阵容也重新恢复生气,开始向天河新军发动猛烈的反击,迫使天河新军的士兵逐步往后退。
  「他就是叶天龙吗?来得好快啊!」
  看到这样的情况,张文西暗暗点头,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敌人的主力已经抵达战场,他便马上命令收兵。
  号角声响起,天河新军的士兵十分迅速地退入战舰的射程之内,在同伴和战舰的接应下快速登船。在列于岸边的弓箭手和那些战舰可怕的长程攻击面前,叶天龙他们也无法追击敌人,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天河新军士兵登上战舰,扬长而去。
  「混蛋!!」
  望着天河新军远去的战舰,叶天龙不由得怒气冲天。这一次可让他尝到了被人偷袭的滋味,非但部队的粮草损失严重,还折损了不少的士兵。而且让他感到担忧的是,自己的手下没有正规的水师部队,而当初天河城被佔领的时候,天河新军却得到了法斯特军相当规模的战舰。因此在水战方面,他没有一点的优势可言。
  「最好的防守就是要对敌人产生一定的威胁,有机会就要主动出击。」
  叶天龙想起于凤舞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现在敌人果然把这样的例子摆出来给自己看了。
  「一定要想个办法,不然的话,反倒是我们陷入被动的局面。」
  叶天龙暗暗下定这样的决心,他一回到城中,便马上召集手下众将商议军情,制定周密的计划,来应付这段发生在攻城战之前的不和谐音符。
  在大军开拔到天河城下扎营后,天河城和东环要塞都是四门紧闭,摆出一副任你攻击的防御架势。
  几次试探性的攻击,都被天河城头那由巨大的抛石机和射程在五百步的巨型弩机一通狂发滥射挡了回去,这两种笨重的防御武器虽然一经设置就不能移动,但发射时的声威的确骇人,有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气势。特别是那巨型弩机发射的标枪,长达二尺一寸,在三百步内可以将一名全副武装的重装骑兵射穿,破坏力非常惊人。
  双方僵持了十天,叶天龙也一直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攻势,每天就派一些将士到城门前挑战,而张烈是铁了心,就不出城应战,看叶天龙怎办?
  期间,东环要塞和天河城经常派出他们的水师舰队沿天河冲击天龙军团的后方,他们打了就跑,给天龙军团製造了不少的麻烦,迫使天龙军团在河道的一个狭窄处将数艘船沉入水中,限制天河新军的水师活动。
  二月十八日夜晚,天河新军的十八艘战舰再度出击,趁着夜色沿天河兇猛地扑向怀安的天龙军团。
  这段时间以来,天龙军团在天河沿岸设置了不少的站台,每一个站台之间相距一里,一有警报马上鸣锣举火,这样就可以很快将情报送到叶天龙的中军。
  当看到黑压压的战舰兇猛地从夜色中冒出来,金锣狂鸣,火光沖天。一瞬间的功夫,整个天河沿岸怀安一段都亮了起来。
  这样的场面,天河新军也是见过几次,自然毫不畏惧,战舰一边向站台发射火弩巨石,一边急速地靠近岸边。
  从战舰上卸下来的士兵很快组成了战斗队列,朝堆放着天龙军团大批粮草的怀安杀去。这种奇袭,人数并不在多,而在于出其不意,用精兵冲击敌人。天河新军就是彻底贯彻了这样的作战思路。而天龙军团不知道天河新军到底会在哪个地点发动攻势,使得他们防御的战线拉得很长,让天河新军的前几次奇袭都获得了不小的战果。
  这次天河新军更是乾脆,直接奇袭怀安,就是想打天龙军团一个措手不及。而且看起来,他们的计划非常成功,虽然到处有喊杀声,但从各处赶来的天龙军团部队好像没有发现这一支天河新军正悄悄的朝怀安杀去。
  三千名天河新军的精兵在夜色的掩护下,很快到了怀安的城下。